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夜喻]be quiet(end)

百粉点梗, @串串串串串串丸 gn想看的夜喻

私心试了试fate paro,夜雨声烦是喻文州的servant这样的设定。

肯定有和fate设定上的bug,请多多包含!

感觉上只是一点点肉渣应该没事吧……假如被屏了再说吧!虽然其实原本打算是战斗和肉的比例跟现在是反一反的现在严打嘛……就……

都OK的话↓

===========



 冰雨与灭绝星辰每次相互碰撞的时候都会落下闪着光芒的碎屑。 

与王不留行的约战打得激烈使得夜雨声烦畅快无比,要知道剑圣可不是浪得虚名,在他的时代里,不知多少人被冰雨的蓝色锋刃刺穿,甚至没有多少人能和他过上几个回合,那是都快要让人遗忘之前夜雨声烦一剑定下的传说。

真是太久没有这么放开打一架了,夜雨声烦咧嘴笑了,他每次笑起来甚至有种大男孩的阳光的气息,但是目光与其持平的冰雨的锋芒一般锐利。就算到了英灵座,也并不允许英灵们进行私斗,这次圣杯战争,就让他好好享受一下战斗的快感吧,那么多巅峰的王者在此聚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他快速地冲向了王不留行,连身形都似乎带了那么一串的蓝色光芒,迅捷又锋利,或许他自身就是那可以斩断一切的剑。

当然王不留行作为他那个时代的霸者也必然不会是泛泛之辈,交手之间竟是一点下风也没落,而在灭绝星辰的浮空能力下,他灵活地控制着和夜雨声烦的距离,攻击的节奏更是诡异出奇,令人完全捉摸不透的配招甚至不给夜雨声烦抓住一点空隙。但是王不留行看得出,虽然是他压制着场面,但是夜雨声烦的动作并不狼狈,他的眼神比灭绝星辰落下的星屑更亮,嘴角的那一丝笑容更是显示着眼前的斗者十分……兴奋?那是捕猎者的眼神,他们通常都有着足够的耐心与手段,一时蛰伏只是为了能让利牙直接刺穿敌人的心脏。王不留行扔下了熔岩烧瓶,暂时用大火隔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真不愧剑圣之名。王不留行坐在灭绝星辰上俯视着他在内心感叹。

可惜他也不是猎物。


夜雨声烦状似放松了一下手臂,呼出了一口气,斜睨了一眼自己的master还在足够安全的位置后,笑道:“还不赖嘛,那我更要认真对待了啊。”他跨出了一步,重新摆了一个攻击的架势,如同满弓,随时准备一箭封喉。

冰雨的四周浮现出白雾,结成了肉眼可见的小冰晶,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芒,围绕着蓝色的剑刃旋转。而这个小型风雪形成的白色结界越来越大,夜雨声烦就在那么一瞬间冲了出去,如同彗星带着那白色的冰气,闯过火墙,直指王不留行。

就当王不留行准备招架之时,大地疯狂地颤动起来,土地甚至出现了龟裂。王不留行在和夜雨声烦的对视中读到这并不是两人中任何一人所造成的,不约而同地收起了攻势,不过转眼之间,红色巨剑朝他们俩斜砍而来。

翻身躲开巨锋带出的剑气,夜雨声烦看着身后剑气划出的深深裂痕吹了个口哨:“berserker的力量真是名不虚传啊。”完全不用猜测,发红的双眼和外漏的魔法与狂气,只能是berserker阶级的servant,“不过落花狼藉,你这是打算一个人趁我们两败俱伤再一举干掉嘛?不过未免太心急了点吧。”

“谁说是一个人的。”另一个servant不知何时冲了过来,身上的衣服布甲搭配得诡异,虽然身形矫捷,这么花花绿绿地冲过来还是觉得有点晃眼,“我可是和他联手了。”

真是讨厌的家伙。


再次开始的战斗不免就是乱战。

这个场面对他们来说是始料未及的,落花狼藉怎么会和君莫笑联手的暂且不论,为了能够对抗这二人,王不留行与夜雨声烦心照不宣地暂时联手,与其战作一团。


王不留行的master在王不留行的一个眼神示意下用了自己的魔术礼装,年轻的魔术师在王不留行的掩护下用了自己法术,一瞬间星星形状的射线扇形排开射向了那边战成一团的servant,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让王不留行有了空隙迅速抽身,直接抓了年轻的master上了灭绝星辰直接脱离了战团。

“怎么那么没义气啊,说走就走啊。”夜雨声烦用力挡开落花狼藉的重剑,不免身体一歪,硬抗berserker狂化时的力量实在不明智,更何况还得防着身边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放暗箭明明是archer却完全没有archer样子的英灵。

况且……

夜雨声烦在一个戳刺后立马后跳,在这个空隙中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喻文州的身影,暗自松了一口气。体内的魔力流转还正常,看来暂时是安全的。

没等夜雨声烦完全站稳,另两个英灵又贴身而上,这让他感觉有点棘手。当然他并不会狂妄自大到觉得自己可以是两个英灵的对手,况且这两个英灵却并不好打发,速度来说几乎和他不相上下。

他的冰蓝色锋刃再次聚拢了冰雪,借着风雪的推力跳开了一段距离,直接将冰雨插在了地上:“剑定天下!”

随着他喊声,瞬间蓝色冰冷的光芒转为了金色,急剧撕裂了黑暗,将三人完全笼罩了起来。待金色闪光的颗粒散去,入目的景色已然成为了冰原。

“这是你的固有结界?”君莫笑将自己的宝具插在了地上斜倚着,“看上去怎么那么普通。”

“普不普通那就亲自来试试吧!”夜雨声烦提剑而上,在白色的背景下,他金色的头发特别挑眼,原本的暖金色也显得锋利。

在这个结界内,他受着冰精灵的眷顾,速度和力量都会大幅上升,而且……

他一剑竟然直接刺中了落花狼藉的右肋,带出了一串的血珠,而君莫笑的脸颊上也莫名被割出了一道伤口。不光是敌人的动作会收到极寒的侵蚀而变得迟缓,这个结界内的一切都会在冰精灵的指引下对外来者进行攻击。

夜雨声烦攻击速度越来越快,他清楚知道这次固有结界的目的并不求击杀而是能让他们受点伤来让自己有空隙逃脱。落花狼藉在结界结束后必定会暂时退离,berserker的狂暴状态对魔力的消耗太过巨大,在另一个结界中维持狂暴状态所需的魔力更是如同热锅中的滴入的水珠转瞬即逝,而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那边那个一直很烦人的家伙。

夜雨声烦清楚自己魔力也在这一战中消耗得厉害,与王不留行的战斗暂且不论,在王不留行撤离后,他一个人要直面两个servant的纠缠已属不易,在一对二中更是多多少少受了点伤,而archer在刚刚的战斗中并没有出很大力,只是在掩护着berserker大开大合千钧之势的攻击让自己无法顺利躲避与抽身。夜雨声烦当然不会天真认为在时间有限的固有结界中自己就能顺利击杀两人

这个战场上,无论哪一个都和自己一样。

他们都是强者,强得如同怪物。

当他看到君莫笑撑开他那奇怪的伞状宝具抵挡风刃的时候更是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必须得在自己能维持的结界结束之前……


当固有结界散去的时候,落花狼藉和君莫笑身上多少都挂着点伤,但是夜雨声烦粗重的喘息声也表明刚刚的战斗对他来说负荷也很大。

君莫笑将宝具扛在了肩上拍了拍手:“不赖啊,一对二还能打成这样已经不错了。不过。”他向落花狼藉摆了摆手,落花狼藉便隐去了身形,“接下来见识下我的固有结界怎么样?”

虽然君莫笑没有动作,但是夜雨声烦察觉了四周有了异样的魔力波动,假如用冰雨形成的风盾护体的话他有自信还是能抵挡一阵君莫笑未知的攻击,不过这样一来魔力一定会见底,这样等着自己的必然是被击杀,假如用仅剩的魔力发动……

在夜雨声烦还在思考对策之时,四周突然燃起暗紫色的火舌,以他为中心向外疯狂延伸,如同黑色的触手向外掠夺。君莫笑皱眉后退了一步,向火焰弹了个火球,发现火球瞬间被吞食,甚至能看出黑色火焰吞噬能量后狂喜地扭动继续向外伸展。而不明黑暗魔法的中间,也就是夜雨声烦的脚下升起了六芒星图案的法阵,他的耳边也响起了一个声音。

“别慌。”

是喻文州。

夜雨声烦忍不住上扬了嘴角,而下一瞬他的身影便模糊在了法阵的光芒中。


四周的场景切换,法阵光芒散去的时候夜雨声烦的面前就是喻文州。

“有什么想问的待会儿再说,我们先离开这里,这个空间法术我不是很擅长,移动距离其实不是很远。”

“行,先走吧。” 


===============


顺利脱身以后,喻文州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发现夜雨声烦解除了实体。打开了灯以后除了自己动作的声音就是完全的安静这让他有点不习惯,明明自己应该已经习惯了十几年了。

“夜雨?”喻文州打开了冰箱拿出了牛奶,“要喝一杯牛奶再睡觉吗?”

虽然这么问了,他已经拿出了两个玻璃杯倒了牛奶再去热一热,一系列的动作做完以后才问道:“输了以后闹脾气不肯出来吗?”

“才不是!!!”夜雨声烦在沙发上现身,用一种不应该是剑圣的姿态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只是魔力有点不够,不实体化可以积蓄得快一点,否则假如又遇到战斗就麻烦了。”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足够优秀的魔法师。”喻文州脸上带着歉意,看到夜雨声烦立马跳起来想反驳的时候,把一杯牛奶塞到了他手里。

虽然动作被一阻,嘴皮子没有停下:“哪里不够优秀,你都可以用空间魔法了!老实说这次不是你及时的空间魔法,我大概真的就被那个阴险的archer击杀在那里了。”

“那也是我们伟大的剑圣能和他们打那么久啊,否则我也来不及发动魔法。”喻文州理了理夜雨声烦额前金色的碎发,“要补充点魔力吗?”

夜雨声烦一愣神的时候,眼前已然是放大的喻文州了。

他们接了个吻。

充满着奶香味,甜腻又安抚神经的。


夜雨声烦不由得想起一开始他并不满意眼前这个温和魔力却不够充溢的魔术师。作为saber阶位的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一个黑暗的,还有着蜘蛛网的地下室被召唤出来,而眼前年轻的魔法师脸上更是有着惊讶。夜雨声烦活动了下手腕,眯起了自己冰蓝色的眼眸。

开什么玩笑,自己的master竟然是这样的人吗。

当然他也直接把想法说了出来。

不过眼前年轻的魔术师并没有生气,反而和他道了歉,最后他问道:“魔力的话……有办法弥补吗?”

夜雨声烦斜睨了他一眼,哼笑了一声:“当然有啊。”说着就捏过他的下巴吻了过去。

魔术师被吻上的时候微微长大了的眼睛,能看清他的纤长的睫毛,而口中的反应更是生涩,夜雨声烦在内心想着好歹脸还算是他的菜,在一番纠缠后才放开了他。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还真是有点过分?

他温柔舔过喻文州的齿贝,交换着唾液,感受着细丝一般的魔力被牵引着流入他的体内。

不够啊,都不够。

无论是魔力还是……

喻文州。


“夜雨?”

等夜雨声烦回过神,他已经把喻文州压在了沙发上,

还有一丝额发滑落到一旁,露出了他光洁的额头。

他忍不住在他的额头上也落下了亲吻,细细碎碎又吻过了鼻尖,最后又落在唇上。

他轻轻贴着喻文州的唇:“其实补充魔力,还有更快的方法……”他的手探到喻文州的衣服下,沿着腰际滑了进去,却有点犹豫地只在“安全”部分打转,他不光在害怕喻文州会拒绝,哪怕只是让他产生不愉快就令他无法忍受。

然而喻文州环住了他的脖颈,把他拉了下来,把原本只是接触的双唇印合在一起成为了一个吻。

这是一个默许。

这样的认知使得夜雨声烦内心忍不住地狂喜,他在接吻的同时,解开了喻文州的衬衫,又挑开了他皮带的扣子,像一个正在拆圣诞礼物的孩子,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解开它的包装。

夜雨声烦一口咬在了喻文州的肩膀上,听到了他发出了轻微的哼声,不过并没有制止,反而偏开了头,方便了他有点粗暴的爱抚。这种柔顺又完全打开的姿态使得夜雨声烦很满意,不光是从剑圣他习惯的征服欲上来说。

这是补魔,也不仅仅是补魔。

因为……之前在面对君莫笑的时候,夜雨声烦想到了喻文州。


他有点意外在自己想到假如输了以后第一个反应见不到喻文州,然而自己的内心深处又告诉着他——他的确很害怕。

他舔过喻文州锁骨上的印咒,用双唇描绘着他和喻文州相连的痕迹,现在他甚至不希望将来喻文州使用印咒,好像随着印咒一道道的消失他和喻文州的关系就会随着消失一般。

这真不像样。

而他明明一直知道这样一天终会到来。


在他进入喻文州的时候忍不住叫着他的名字,喻文州抱着他用着让人脸红的,带着点黏糊的声音答应着。而在一场做/爱结束的时候,他又抱着喻文州不肯撒手,就如同无法安睡的孩童离不开陪他长大的泰迪熊。

“文州……”夜雨声烦将人嵌在他的臂弯,靠在他的颈窝,“我改主意了,向圣杯的愿望。”

“恩?不想挑战所有强者征服整个世界了嘛?”喻文州轻笑。

夜雨声烦咬了咬他的耳垂:“不想了。”

“我想……”

喻文州用手指点在了夜雨声烦的唇上,做了个“嘘”的动作:“想不想再来一次?”


be quiet

-END-


===========

 @森 黄少不帅的话也不许打我。

评论 ( 18 )
热度 ( 1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