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卢喻]泰勒展开(one part)

to  @苏苏苏 

前情可以看http://yhy1234.lofter.com/post/357688_117cc2d

黄喻主,卢→喻 西皮洁癖谨慎谨慎!

注意注意十分ooc

===============





“队长?!经理说你这个赛季结束就退役了?!”门“嘭”地被推开,卢瀚文直直地冲到了喻文州的面前。

两人相对,一个并不是很安全的距离,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有那么一点撩过自己的皮肤。卢瀚文的姿态有点强硬,他很少这么对着喻文州,就如同如今的“剑圣”正拿着剑正准备逼问一样。

看着卢瀚文还未完全平复的呼吸和他的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喻文州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大概能想象他听到消息以后从经理的办公室一路跑了过来,从桌子上抽了纸:“擦擦汗,空调开得冷小心感冒。”

卢瀚文的目光只是掠过的纸巾,直接抓住了喻文州的手:“你没和我说过你打完这个赛季就退役。”他就这么盯着喻文州的眼睛,“其他人也没和我说,要不是今天经理说漏嘴你是不是……”

“是我让他们不要告诉你。”喻文州打断了他的话,视线落在被抓着的手腕上避开了卢瀚文的目光,“这个赛季很重要,我不想让这个事情影响到你的发挥。”

没有回答也并没有放手,当然喻文州也没有挣开的动作,只是空调突然启动的声音让这一瞬间显得格外安静。

“新提拔上来的小术士意识还不错,战术稚嫩了点不过也还能培养,而且你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剑圣了,瀚文。”最终还是喻文州先开了口,“蓝雨未来的队长。”

手腕被抓住的力量变大让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抬眼看了卢瀚文一眼又说不出什么。


蓝雨上下都知道喻文州拿两个人没辙,一个是黄少天,一个就是卢瀚文。

特别是后者。

在卢瀚文没有和喻文州告白以前,喻文州大致是真把他当自己的小辈那么宠的。卢瀚文有次生日说想一起去游乐园,喻文州和黄少天还真就带着墨镜盖着帽子偷偷溜出去陪着玩了一天,惹得其他队员大呼不可思议以及极度偏心。

所以早就把处变不惊技能点满的喻文州,在被卢瀚文告白的时候,还是惊讶地楞了神,彼时,他才反应过来以前堪堪够到他鼻尖的少年都已经和他一般高了。

记忆中的少年早就已经成长。

在黄少天退役之后,卢瀚文不出众人所料地接过了剑圣的夜雨声烦。当时并不是没有质疑“剑圣”是否还在蓝雨的声音,但是都被卢瀚文赛场上霸气漂亮的发挥一一斩断,直到那个赛季最后,媒体打出了这样的标题:剑圣再临,剑与诅咒的传说将在蓝雨继续。

没错,依旧是蓝雨的剑与诅咒,只是索克萨尔身前的夜雨声烦拿起了红色的巨锋,劈开了阻碍蓝雨的荆棘。

面对卢瀚文的告白,喻文州拒绝了,又拒绝不了。

他没法明确说出一个“不”。

那天的阳光很好,透过窗户温温暖地撒了一片的金色,还有一点阳光落在卢瀚文的身上,沾在他的发梢一般,显得更柔软好揉。

而喻文州的沉默让原本静谧的午后降了一个温,他在思考着如何拒绝,却无法像他在荣耀的战术大师之名一般余裕,最后只能牵起一个微笑,对卢瀚文说:“你看……我们性别……”

这个理由连他自己都觉得无力,骗小孩子都显得随意,更何况眼前的人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以前队长和黄少接吻,我看到了。”

这下连微笑都有点勉强了。

“瀚文……”

喻文州刚准备再说些什么,卢瀚文就吻了过来,不对,是撞的,霸道又稚嫩。他把喻文州压到了墙上,一下子没控制住力道,也不知谁的牙齿磕破了对方的嘴唇,让这个生涩的吻带上那么一点的血腥味,在两人的口腔里蔓延开。

最后还是喻文州推开了卢瀚文。

他平复了一下呼吸,才说:“那你也知道……我和少天已经……”

“我哪里比不上黄少吗?”

喻文州看着卢瀚文微微皱着的脸,大概自己真的说下去就会哭出来的样子。那是一个很狡猾的角度,他维持着压着喻文州的姿势,却仰了点脑袋。喻文州看着这样的卢瀚文,最终还是说不出口拒绝。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喻文州想起了第一次和黄少天接吻,黄少天虽然有点急性子,但是在喻文州身上充满耐心,连着他们最初的吻都那么小心翼翼。

这么想的话卢瀚文和黄少天其实并不像。

不过不同的人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比的。


原本的错误让种子发了芽,那更要在它抽枝长成连荫大树前扼制。

喻文州动了下手腕,决定打破这个尴尬的沉默,但是卢瀚文却又不是当初和他告白时会利用他那么一点心软的人了。就和小孩用撒娇能拿到颗糖之后,他就觉得这颗糖是他本来就可以有的,是别人会给他又理所应当的,而并只是一次性的奖励。

再被夺去了拥有糖权利就是无法忍受了。

他并不想听喻文州说什么,他知道喻文州就是准备躲着他了,就算他和喻文州拿了冠军赛季结束后他还是想着退役,而且准备在之后的夏季转会期才公布消息,把自己瞒得死死的。

而他自己还在为之前夺冠的赛场上,能那么名正言顺地抱住他的队长不放手而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多可笑。

对,不用听什么,堵住他一切可能的话就是了,和之前一样,他拉起了喻文州的手反压在墙上……

身后传来了一声响动,门被推开了。


“文州,我来接你了啊,东西收拾好了没?”黄少天就这么进来了,手上转着钥匙,脸色都没有变,依然和平时那样笑得灿烂,“小卢?好巧,你也在啊,怎么样未来的蓝雨小队长,下个赛季就要靠你了啊。”

卢瀚文不知觉地松了手,有点楞地点点头,暮地反应过来皱了眉。

黄少天似乎也没在意卢瀚文的反应就那么走了过来,就和没看到两人之前奇怪的姿势一般,靠在了喻文州身边的墙上:“怎么了,见我来不开心啊?一点反应都没,之前不说好了退役就一起先去国外玩一圈嘛。”

说着顺势就勾了喻文州的肩膀,亲了下他的嘴角,喻文州没躲,反而凑过去回亲了一下,黄少天勾起嘴角,原本在喻文州肩上的手托住了脑袋,深深地吻了过去。

这样一个吻特别自然,就似乎这两个就是应该这么接吻一般,画面万分和谐也有点刺眼。喻文州下意识搂住了黄少天,黄少天也对这个动作很满意,另一只手扣在他的腰上吻得更深入,甚至发出了液体搅动的声音,听得人脸红心跳。

卢瀚文觉得大概不是错觉,黄少天瞥了自己那么一眼。

没有炫耀也没有嘲弄,而就是这么看了一眼,好像告诉你这个就是事实,不要妄图动摇。


卢瀚文的视线落在了两人分开后,喻文州红了的嘴唇上,黄少天似乎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但是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他肯定要不到一个答案,无论是好的那个亦或者是他从来不想听到的那个。

“队长,明天晚上,这里,我们再继续谈之前的事情。”卢瀚文说完也没有看两个人就准备出门了。

“小卢。”黄少叫了他一声,见卢瀚文只是顿了一下并没有停下来,继续道,“蓝雨的未来交给你。”

“剑圣也交给你。”

“他,不行。”

卢瀚文握住了门把手,在门口停住了,卢瀚文拔高以后身型就偏瘦,从背后看把原本就是宽松型T恤穿得更加空荡。

“别让我失望,带着蓝雨走下去。”

喻文州觉得卢瀚文的手看起来有点颤抖,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黄少天对他摇了摇头,做了个噤声的暗示,看着卢瀚文离开。

黄少天亲了亲喻文州的耳侧:“走吧,我们也回去了。”


“少天,你知道了多少?”喻文州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外面跑马灯般的街景显得有点心不在意,路灯一个个闪过在他身上划出一道道亮斑,却没落在他眼里。

“你说我睡了你十年,什么不知道。”黄少天略微咧嘴一笑,露了半颗虎牙,看上去有点邪气。

“也是。”喻文州苦笑了下,似乎伸手想揉揉黄少天的脑袋,继续说些什么,被一个打弯晃了一下,只擦过点发梢。

黄少天把车停在了路边,转过来,反而撩了他的额发,再把手指点在他的嘴唇:“什么也别多说了,我也懒得听解释。”顺着勾起喻文州的下巴,吻了过去。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延续了这个吻,闭上眼睛之前,他扫了一眼周围,大概停在了去他们一起买的边郊小别墅的路上。

之前在卢瀚文面前的吻,缠绵得和浇在松饼上的枫糖,但是他们两个都知道那是带着那么一点故意的做戏。此时的吻,充满了占有与掠夺,以着一种拆骨入腹的架势不将对方简单放过。

黄少天也许内心还是有着那么一点生气,本来他也不是什么乖顺的家猫,他原本就是狮子,只是暂时会为了喜欢的人收起爪牙,但是他也不会介意什么时候显示出自己的攻击性,威胁任何人离开他的领地。

喻文州本来就是他的,从上到下每一寸。

http://fishmeat.lofter.com/post/381389_1252b8f

密码:yurou


评论 ( 10 )
热度 ( 16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