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黄喻]破冰(01)

现代奇幻paro,主西皮叶蓝,副西皮黄喻(第一章先蹭个tag虽然暂时没出现最近几章似乎也不会出现……但是之后戏份一定挺多,以后出现了再打tag)另外西皮并不是很确定但是假如出现也是偏火锅底到时候一定会提醒的!

开个坑压力有点大跑剧情……不习惯。

大神生日快乐~❤


========

虽然是周末,但是天气似乎不是很好。即便是没有下雨,阴沉的的天色和空气中的湿度压得人胸闷。什么秋高气爽根本骗人的,被秋老虎冲了头的蓝河觉得若不是需要打工自己一定不会出门,他扯了扯因为汗水而黏在身上T恤的领口,从熟悉的小道转到大路上。路边的梧桐早早地焦了叶片扑了地,红铜色铺满了行道两边。

踩在枯叶上的“咔嚓”声让蓝河止住了脚步。

奇怪,太安静了。

从小道走出来之后,似乎就什么也没看到,说起来其实这条大路只是宽敞平时人也不多,可是大白天的也不至于一辆车也没开过,甚至……一个人也没有。

环视四周竟然一点人气都没有,连几乎每天会在那个拐角偷偷摆摊卖水果的老阿姨也不在。蓝河觉得自己似乎不当心踩进了清过场的布景一般,让他简直怀疑是不是参加了什么整蛊节目而就有一个摄像机在暗处偷偷等着拍他的糗样。在他惊慌失措的时候突然冲出一堆人在他身边开礼炮然后告诉他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什么的?

不不不,冷静下来蓝河,你这是在中国,不是老美。

就算脑内飞过排排吐槽的弹幕,蓝河还是对现下不明的情况有点紧张,他握紧了拳头,努力维持了面上的沉静,擦了一下额头细密的汗珠,硬着头皮继续在这街上走着。

走路带起的那么一点儿微弱的风使得梧桐叶发出刮过地面的声音,细微的刮蹭声在这种情况下只让人觉得头皮发麻。又走了几步,蓝河感受到大地发出轻微的颤动。

一开始他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只是被这个怪异的情况吓昏了头而产生的大惊小怪,之后发现震动越来越明显,和地震来临一般摇晃起来。

蓝河脑子里闪过了关于地震来临时的紧急措施却发现自己就在较为空荡的平地,在剧烈的摇晃下蹲下了身。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有点无措地用手支撑着身体,努力使自己的头脑保持一丝的清明,而接踵而至的奇怪现象让他没有一丝头绪。

不对。

蓝河楞了一下,将原本只是支撑自己体重的手整个附上地面,觉得发现了一丝异样,就尝试着用另一只手探向了地面。

这并不是毫无规律的震动,地面的震颤竟如同心脏的搏击一样有着规律,一下一下的,有一种说不出的生命力和运动力。蓝河皱了眉,假如他的判断没错的话这个振动的源头似乎还在移动,简直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奔跑追逐的阵势,急速接近,而方向就在……身后!

“嘭!”

蓝河还没反应过来回头,就听了一声巨响,被身后的气浪推倒在地。他勉力撑起身体,回过头就看到街道的围墙的水泥砖块碎了一地,就如同从另一世界撕开了一个口子,在那个破碎狰狞的伤口中张扬舞爪冲出了一个长得和牛有几分相似三人高的怪物。

“妖兽?!”听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了,蓝河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怪物发出了奇怪又刺耳的叫声。它冲开了街道似乎并不满足,而且更像处于一种狂暴的状态对着四周的一切大加破坏,踏得每一步都踩出了前坑随着石块的碎屑飞溅出来,看起来似乎是在……攻击什么?

一个人?在妖兽前面竟然还有一个人。

蓝河这才注意到妖兽的目标似乎是一个男人。

他似乎已经和妖兽纠缠了不少时间,身上甚至挂着被撕成条状的布条。不过他的武器十分神奇,竟然是一把十分巨大的伞,虽然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制成的,但是伞骨看上去锋利异常,在暗沉的阴天下也泛出硬冷让人心生寒意的银光,不过……最令人发指的是他竟然穿着拖鞋。

穿着拖鞋提着怪异的巨伞的男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坐在地上的蓝河,他咬着一截烟皱了眉,嘀咕了一句“怎么会有人。”一矮身错开了妖兽拍来的爪子,动作丝毫不显狼狈,反而还有一点潇洒自如的味道。

为什么有人穿着拖鞋还能动作那么敏捷看上去还有点帅气?还没等蓝河在脑内得出答案,那个男人几个跳步脱离了妖兽的攻击范围,直接冲了过来一把拉起他就跑。

“等……等等!你……!”还不等蓝河说完一句话,那个奇怪的男人突然又将他一把甩了出去。

蓝河几乎脸朝着地,但是幸好扑倒在草坪上,也没有特别疼。之前他们站的地方被妖兽踩出一个看上去有点渗人的坑,相信自己的身体并不会地面坚硬,蓝河心有余悸地呼了口气。他坐起身时还在内心咕哝是不是应该感谢那个奇怪男人还记得朝软的地方扔却在抬起头的那一刻愣住了。

那把怪异的巨伞竟整个都翻了过来伞面变作矛的姿态,插在了妖兽的身上,直直地穿透了过去。

完全没有伞的样子只有利刃的锋芒,在伞骨的尖端还滴下了黑色粘稠的液体,男人动了一下手,将巨伞一下子抽出,带出的令人作呕的液体撒了一串,却没有滴在他看上去有点久的灰白T恤上,蓝河这才注意到之前的布条似乎并不是他衣服上的残骸,而他的衣服完好无损,只是落了点灰而已。

他看起来满不在乎地甩了甩自己的伞,令人惊讶的是原本粘在伞骨上的液体就这么被甩了下来露出了原来那并不平易近人的闪着寒冷光芒的银色,在他抖了一下以后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矛状的伞,这时候也许应该叫做武器,又恢复成了普通的样子。当男人散去身上的攻击的气息的时候看上去有点懒洋洋的,甚至有点邋遢,他吐出了嘴里的那一截已经灭了的烟,用那挂在身上的布条把伞一圈圈缠了起来。

“没事吧?”男人看了蓝河一眼。

“你……乱扔垃圾了。”

“……”男人有点惊讶挑了眉毛,多看了蓝河一眼,“这里是结界。”

“啊!……对。”蓝河一下子忘了这茬,觉得脸上有点烧。

“总之先出去吧。”


回到正常的现实中来的感觉真好。蓝河深呼吸了一下,就算是依旧沉闷的空气此时也让人心情愉悦,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更是说不出的熟悉与喜爱。他抑制住了在街上欢呼的冲动,刚刚怪异又危险的情况让他觉得自己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死里逃生的喜悦油然而生,甚至当那个奇怪男人说“能先吃点东西吗?”的时候满口答应,给打工的地方打了个请假电话后带人随便去了家餐厅。

当他们面对面坐下的时候蓝河才在想我为什么要和他来吃饭。

“你一定在想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吃饭。”男人开口道,他原本打算抽一支烟,结果看到店内的禁烟符号悻悻把抽出的一支香烟塞了回去。

蓝河倒是被问得吓了一跳,在想莫不是这个身手叼炸天的人还会读心术不成,那样逆天其他人还要不要混了。当然吓归吓,他还是安静地等那个陌生男人的下文。

“因为……”蓝河看着男人拿起柠檬水喝了一口,“我没钱。”

蓝河握着自己那杯柠檬水在想现在走还来不来得及。

“真的……没钱。”男人叹了口气,“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

蓝河用手指蹭了蹭玻璃杯上的水珠:“那你先告诉我之前我怎么会在你设的结界里?”

男人楞了楞,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指抓了抓脸:“我之前设结界只为了防止没灵力的人进来,忘了还有有灵力却没战力的人……”

“……”

“不能这么想啊,你看假如我不干掉那个妖兽到时候有多少伤亡就说不准了不是,看你也是懂的。”他看起来据理力争并不想放弃这一顿饭。

蓝河看了他一眼,最终叹了口气把菜单给了他并甩了甩手:“你就点吧。”

“组织不会忘记你的贡献的!”

蓝河看着他叫来服务员随意地点了几个食物后窝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的样子,和刚才打败妖兽时的凛然实在判若两人。

“还没问呢,你是谁?”

男人回过头,看着他笑了一笑:“叶修。”

在蓝河皱着眉头思索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补了一句:“以前他们叫我叶秋。”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