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黄喻]破冰(02)

“不可能!!!”蓝河拍了桌子猛然站了起来,在接收到四周投来的异样目光后立马又坐了下去。

那个自称叶修的男人似乎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红着脸努力把自己靠近桌子,放轻了声音,却咬牙切齿地对他说:“我不信,你不可能是叶秋。”

“但是这是事实啊年轻人。”

“你自己付账吧。”

“等等……”叶修直起身,“我没骗你啊?”他揉了揉额角,有点纠结地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是……哪边的?我想个办法证明一下?”

蓝河顿了一下,才回答:“算是蓝雨的吧……”

“哦,话唠那边的人啊。”

“等等谁是话唠!黄少才不话唠!”

“我可没说谁是话唠啊。”

“你自己付账吧。”

“等等……”叶修看上去有点痛苦,“你有话……不,黄少天的电话吗?”

“我怎么会有。”蓝河皱眉。

正好服务员端来了一份饭,叶修顺势接过,看上去似乎饿了挺久,三两下扫了一小半。看得蓝河自己也觉得有点饿的时候,他才抬起了头,一边咀嚼一边思考,咽下去了以后才道:“那去蓝雨吧,见到话,黄少天你就信了吧。”

“哐嘡”一声,蓝河的叉子掉到了地上。

“你不想见黄少天?”

“想……不对!就为了这事儿你要去找黄少?!”

“其实大概找另一个人。”

蓝河继续皱眉:“难道……是……喻……”

“对,我大概要找一下喻文州。”

“卧槽……”蓝河觉得自己今天出门的姿势怎么都不太对,先是遇到妖兽再是遇到自称是“叶秋”的男人,这个人还说可以带着他去见那两位……一定是个梦。

“不过去蓝雨之前我还要先去另一个地方,需要你帮下忙。”

“我?”蓝河从震惊中回过了神,“你也看到了我什么也不会啊,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有我在怎么可能有危险。”

“那是……?”

叶修笑了笑,用勺子随意地点了点:“你不是蓝雨的嘛,帮我看一下幻术或者结界什么的总应该可以吧。”

“我也不是……特别擅长……”蓝河有点纠结,虽然蓝雨的确是擅长这一方面的。通俗点来说,就是蓝雨一脉的眼睛对灵力异样的波动格外敏感,因此对结界的边缘和幻术与现实的缝隙都有着异于常人的直觉。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现任的家主喻文州,有夸张一点的传言说现世没有其看不破的幻术,当然他自身也是个幻术及结界的高手,甚至据说在一定条件下他已经能够看见未来,当然有几分可信度还是有待考量。而蓝雨的“剑圣”黄少天,其招数的风格不光是快,出招狠辣剑剑刁钻,而究其原理则是他每剑直指灵气薄弱与招术的衔接点,生生把“快、准、狠”三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不愧于“剑圣”的名号。蓝河有幸见过一次黄少天出马,看着那把冰雨刺出的银蓝色光芒,伴随着蓝河自己不是很清楚,大概是灵气碎屑一般的光点纷纷扬地散开,又在空气中悠悠散去,让人忍不住叹一句“一剑寒霜十四州”的风度,自此对于黄少天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而蓝河自己,他是清楚和这些顶尖的人物是没有办法比的,虽然他也有着家族遗传的灵力,但是这更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那个世界的门,让他知道有这么一个里世界一般的存在,相对来说他更像是一个普通人,和那个世界真正的距离无法丈量。他只会简单的结界术,没有办法和妖兽抗衡,不过蓝河并没有在意这些,既然不能守着蓝雨发源的灵脉,那就守着蓝雨。蓝雨一脉不直接和妖兽接触的人,都是无条件地在现世方面给予支持,从很久很久以前便是这样,蓝河也不会例外。

而那个世界的事情……蓝河有点犹豫,下意识地又用手指磨了磨勺子柄上的花纹,这方面他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水平,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而蓝河也知道眼前的人就算不是叶秋,能单枪匹马又那么干净利落处理掉妖兽的人,也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他能不能行……

叶修似乎没有在意他一脸纠结的样子,吞下了最后一口食物:“放心,不远,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待会儿就去吧。”

“不是……那个……叶修?我觉得我不一定能……”蓝河咬了咬吸管,“我没做过这些事情,你……另外找一个?”

“没事没事,我觉得你挺好,我看人眼光一向不错的。”

“但是……”

“一定可以的。”叶修笑了笑拍了他一下。


当蓝河随着叶修到了一片看上去没多少人的郊区的时候,才醒悟了自己算是接受他“如何认定自己是叶秋”的意见,而且……就这么来帮忙了?

不对啊,他只是被一个奇怪的自称是“叶秋”的人坑了一下怎么就变成来帮忙了?

跟在叶修的身后蓝河觉得有点苦恼。


-tbc-


==========

抱歉有点短……黄喻依然没上线……不许揍我……

下一更估计人就提不到了不会打黄喻tag了吧……【看着副西皮有点忧伤

评论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