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一起吧(end)

很早以前在十区发的傻白甜,现在觉得不忍直视……我……写文真的很烂的呜呜呜写手技能点没点好……

这时候我已经想让喻队炸厨房了……

=========


    赢了。
    停下了暴走的手速,抬头看着刺眼的灯光,黄少天不禁有了一丝失神。喻文州拍了他一下,似乎说了点什么,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开合的唇,却没听见他说了些什么,然后队友们围了上来的欢叫声才让黄少天找回了一丝的实感。
    真的赢了。
    微微发烫的指尖似乎在证明刚刚爆发带走了王杰希并不是错觉,黄少天握紧了拳头向上一举忍不住吼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身边微笑着的喻文州蹦跶起来:“队长队长队长!我们赢了赢了赢了!”“恩,赢了。”
    第六赛季的冠军属于蓝雨。

    夺冠的当晚,蓝雨所有队员就集体杀出去好好地庆祝了一番,甚至破戒叫了几箱啤酒,最后一行人醉得东倒西歪被抗了回来,第二天还在头疼的选手们就接受了喻文州的“微笑”洗礼。当然此时并不适合泼冷水,而夺冠的狂喜也需要好好发泄庆祝,喻文州略微地思索了一下,说:“要不要来我家开个庆祝party?”
    “恩?队长你的家吗?父母没关系?”
    “没关系,我新买了房,暂时就我一个人。”
    “什么?!队长你已经买房了?”
    “下手好快!”
    “要去要去!要去参观!”
    “看不出啊队长竟然也是资产阶级的敌人!”
    蓝雨众七嘴八舌地响应着提议,黄少天意外地一声不吭。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怎么样,少天?”
    “要……要去要去!当然要去!队长的房子我都还没见识过呢怎么可以不去呢哎呀说起来超级期待队长买房装修会是什么样子……”
    “恩,那就明天吧。”
    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手,黄少天回到自己的位置后开始了神游。

    黄少天知道自己喜欢喻文州,虽然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而名为爱情的芽蔓不断滋长包裹着他,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完全被困其中了。这种感情也许之前早在训练营,两个少年相遇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种子。他还记得那一天,应该还是在训练营选拔的时候,训练结束后空旷的训练室里只留下一个少年,默默地坐在角落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枯燥的基础手速训练,显示器的白光将少年的脸照得显示出一些苍白与僵硬。回来拿东西的黄少天撇撇嘴,啪地打开了训练室的灯。被突如其来的光线打断的少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略微茫然地抬头看向了门口。
     “唉那个谁既然还在训练就把灯开一下啊黑灯瞎火对着屏幕那么久还想不想要眼睛了?就算视力好也禁不起这样糟蹋啊不过这么晚了还在练啊要不要那么认真魏老大说不推荐加练平时的训练强度已经挺大了不是……”
    “黄少天?”
    “诶?恩……你认识我么?”
    “恩,你很有名。”
    “是么……嘿嘿……”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走了过去,“哎呀反正我晚上也没啥事要不要我陪你练几局对着这种程序练效果肯定没有和人练好吧啊还没问你叫什么?”
    “喻文州。”少年微笑着伸出手,“我叫喻文州,请多指教。”
    黄少天先是楞了楞而后手忙脚乱握了着喻文州的手,立马又松开跳到了对面的电脑:“来……来吧!”
    用电脑完全挡住自己的脸,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红到了耳朵尖。
    啊啊啊!!自己自己在搞什么?
    而后训练营淘汰了一批人后固定下了人数重新分配了宿舍,黄少天便和那个叫喻文州的少年成为了室友住在了一起。然后他们一起注册成为职业选手,一起成为蓝雨战队正式的队员再到主力。朝夕相处使得感情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发酵,而懵懂的少年分不清友情与爱情的界限在哪里。
    直到有一天健康发育成长的黄少天梦遗了。
    对任何一个男性来说,梦遗都不是什很么丢脸的事情,而黄少天坐起身后,抓着被子中了僵直的debuff一般一动不动地固定在那里。他还记得之前自己做的梦:只穿着一件衬衫喻文州撑在自己身上,嘴里呢喃着他的名字缓缓靠近,直到自己数得清他根根纤长的睫毛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传来的热度。喻文州手指很长因此手很好看,然后这双自己很熟悉又很好看的手抚摸过自己的喉结,胸膛,滑向了自己的下体……“少天,想不想要?”双唇在耳边翕和,甚至都能听到唇与唇触碰而发出的水声,黄少天咽了咽口水忍不住亲上了就在自己嘴边白皙的脖颈……
    然后他惊醒了。
    天啊,自己竟然想着喻文州做起了春梦?!卧槽竟然是对着喻文州?!
    脑内似乎疯狂具现化出了文字泡把他埋葬了起来。刚刚的梦境还依然清晰,喻文州的身体充满着实感,不过说起来也是,他们同住那么久对方裸体早也见过无数次了,无论是喻文州的腰际还是腿部的线条似乎都可以直接在脑中描绘出来。
    黄少天敲起了自己的脑袋想将那些绮丽又“奇怪”画面驱赶出去:靠靠靠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呢快点停下来……
    然后宿舍的门开了。
    一推开门,喻文州便惊讶地看到黄少天在拼命地敲着自己的头,在桌上放下了给黄少天带的早餐:“少天?身体不舒服吗?头疼?”
    黄少天先是楞楞地停下了“自残”的动作,看着刚刚自己春梦中的主人公的确穿着衬衫(当然现在穿着裤子)靠近了自己,关切地坐在自己床边抚摸着刚刚自己敲打的部位。手指传来的热度熏红了黄少天的脸,看着喻文州的眼睛,鼻子到嘴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文州你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喻文州疑惑地皱皱眉,并没有移动自己的位置。
    “啊啊啊啊啊快点走开啦不要靠过来再过来我要和你拼命!!!!!!!”
    喻文州打量了下满脸通红开始想要推开自己的黄少天,闻到了一点被早餐的香味掩盖的某种气味忍不住笑了出来:“恩……少天这是件……很正常的事。”喻文州似乎在思考着措辞,“床单拿去洗洗就好了。”看着黄少天红着脸又痛不欲生的表情,喻文州笑着摆摆手道:“我先出去买点饮料,你也快起床该吃早餐了,否则对胃不好。”
    目送喻文州出了寝室,黄少天一把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被喻文州这样误会也好,总比知道真相强,况且也没算误会了什么……被子里并没有降温效果,但是黄少天并不想钻出来,他努力地想理清自己像被拉扯成一团的毛线球的思绪,而无论怎么思考,他似乎都应该是喜欢喻文州。
    恩,喜欢上了。

    此时一行人风风火火杀到了喻文州告诉他们的居民区,在这之前,因为喻文州说了房子才装修完没多久自己平时也都在宿舍,因此里边都没什么东西。一群人带着墨镜口罩杀进了附近最大的超市吃的喝的买了一堆,把结账的收银小姑娘吓了一大跳以为是集体作案来打劫的差点叫来了保安,之后又不知道谁在附近的小店里买了两袋子的桌游游戏碟才大包小包地冲向了喻文州的家。
    喻文州似乎早就等在外面,看着这样一群神似“犯罪分子”此次行动大丰收状的队友们觉得有点好笑:“你们也不用全副武装了,这里人不多,被认出来的几率不大。”
    将所有人领进屋,那几个常年窝在宿舍的宅男们便开始感叹了,复式结构的房屋配上地中海风格的装修,蓝白宽阔的一层客厅,奶黄色的二层卧室客房使得整个屋子看起来十分温馨整洁,果然是喻文州队长会喜欢的风格。喻文州带着所有人算是参观晃悠了一圈,便立马解散让他们去疯吧。
    徐景熙去帮喻文州准备饮料,宋晓征得家主同意后立马霸占了家用游戏机和客厅的大背投,抓起壮丁陪他玩之前新买来的动作射击游戏,剩下的人瓜分起桌游零食一片闹哄哄的景象。黄少天拒绝了三国杀7=1的热烈邀请一个人继续在屋子里晃着。
    客厅的右边放置着一个很大的展示柜,里边摆着蓝雨的各种周边。职业赛开始了商业化运作以后,各种周边也是推成出新,从摆件挂件到玩偶手办,各种version势要掏空粉丝的钱包。不过作为战队的主力选手,每次出新的周边物什,战队都会给他们一人留那么一整套,喻文州拿到的那些应该不少就放在这个柜子里,而整个柜子的最顶层,赫然放置的是他们这次奖杯。
    黄少天忍不住戳了戳今年出的蓝雨角色玩偶索克萨尔的脸,原本,这次拿到了冠军,他就准备去告白。不知怎么回事黄少天脑袋里窜出荣耀圈很流行的一句话:“玩战术的,心都脏。”当然黄少天是不会承认心脏这种事情的,不过他也的确看不透喻文州在想什么,他以为他们两个已经足够接近,可以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信任与爱情的火光,登上了荣耀的顶端,一起抓住了追逐着的梦想,然而他竟然不知道喻文州买了房子这种事,一点都不,喻文州完全没有向他提过这样的事情。他终究还是一个外人。
    脸上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使得黄少天打了一个颤,转头便看见喻文州拿着一杯冰的果汁带着一丝恶作剧般的微笑。
    “景熙榨了点橙汁要不要?”喻文州看见黄少天拿着自己的玩偶仍在下意识揉捏着笑道,“我是不是有什么对不住少天的地方惹得少天拿它泄愤啊?”
    “没……没有才没有啊队长怎么会呢……哈哈……看着这次的玩偶做得怪可爱的忍不住拿来玩玩,拿来玩玩而已……”黄少天立马把索克萨尔的玩偶塞回夜雨声烦的旁边,接过了橙汁,“队长和小徐都辛苦了哈我先和那群家伙们去玩一会儿好了嘿嘿。”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拿了橙汁蹬蹬蹬便跑向桌游那边发现暂时没什么空位便和于锋抢起了牌,微微笑了一下。

    接近傍晚,众人开始思考是去外面饭店吃饭还是干脆叫外卖继续在喻文州家里疯,喻文州也表示“今天随你们高兴反正这次他来买单”引得众人一片起哄喊着“五星级酒店!”“吃垮资本主义!”却也不知谁说了句“既然是home party,反正有厨房要不要我们自己烧顿饭?”
    全场静默了。
    于锋随口道:“似乎会烧饭的男人更会受到妹子欢迎。”
    不少人率先表示自己煮得一手好泡面其中最擅长的就是红烧牛肉面,而后开始逼问抛出“伪科学”烧饭论的于锋会不会做菜。
    “也,不是不会!番茄炒蛋!”
    “然后呢!”
    “蛋炒番茄……”
    “切——”
    问了一圈似乎也只有徐景熙下厨是没什么问题的,还有个别表示在家会当壮丁所以刀工还能看。然后众人将目光转向了坐在一边的喻文州。
    “喻队!你会做饭么?”
    “不怎么会呢。”
    “那就是会了,来,那谁快去买菜……”一群人吵吵闹闹不知是用剪刀石头布还是黑白配推出两个倒霉蛋去买菜和调味品了。

    众所周知蓝雨的队长喻文州是个很好的人,脾气好、头脑好外加相貌也不错(除了手速有一点不行之外)简直无可挑剔。而今天的蓝雨队员们在看到厨房冒出了火光与黑烟,听闻了徐景熙的惊呼与锅碗的碰撞声,最后面对喻文州一脸歉意端出一碟子据说是炒青菜的黑色物体的时候不得不感叹果然人无完人,上天诚不我欺。
    “我真的不怎么会……”
    “没事……喻队……我们最多叫外卖没事的。”
    “于锋快去做你的番茄炒番茄蛋炒蛋!”
    “滚!”
    ……
    在一片闹哄哄中,黄少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庶民们机会难得让你们开开眼见识下本剑圣绝世无双无人可比的厨艺吧哼哼。”

    “黄少你会做饭?!靠,怎么不早说?”
    “嘿你们这群家伙有问过我没别以为我没看见啊一个个问过来到我这里啪叽就跳开这算什么啊你们这群混球儿看不起本剑圣的实力吗?”
    “吹牛的吧!”
    黄少天叉腰笑道:“托好你们的下巴准备好你们的胃快去洗好手乖乖坐在那边等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景熙在他们闹腾的时候已经搞了几道菜然后就被黄少天推出了厨房勒令休息去了,虽然其间也有担心黄少是不是能一个人搞定厨房副本再折回去看了看,最后徐景熙竟颇为放心地回来坐着了并对众人表示不用担心。
    “这不科学!!”众人惊呼。
    喻文州站起来笑道:“那我去观摩观摩。”
    喻文州敲了下门走了进去,黄少天看了他一眼道:“唉唉唉队长!!!!千万别动啊!!摆在那边的碳是你烧的对吧你看炉灶这块整个都黑了啊待会儿洗起来可麻烦了我来就好啊我一个人可以的……”
    “少天好厉害。”无所事事的喻文州指了指放在另一边的一道菜问,“这个是水晶虾仁么?”
    “恩,对哎呀看在是队长的份上我给你偷吃一下好了不要告诉外面的那群家伙啊否则待会儿被吃光了怎么开饭就算吃剩了一半也不好看不是?”
    为了空下手,黄少天把最后的菜装盆,倒了一整锅的水开始烧,擦了擦手重新拿了一双筷子。
    黄少天夹了一个虾仁吹了吹送向喻文州,看到喻文州看了看自己乖顺地一口咬了下来却感受到被人勾住整个被带了过来。
    双唇传来软绵绵的触感和嘴里泛开咸咸的味道。
    黄少天掉线了。
    “少天也尝尝味道。”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笑弯了眼看着自己:“队……队长,虽然那个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
    “?!”
    喻文州点了点黄少天的嘴唇,眨了眨眼睛。
    “以后一起住。”
    黄少天涨红了脸放下了手上的筷子,捧住喻文州的脸:“队长……恩……文州……我,我……”
    一向嘴比脑快的黄少天第一次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喻文州也并不着急的样子,微笑着看着黄少天挤着牙膏。
    “我,我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

     原本并不相信黄少会烧饭的于锋偷偷摸摸来到厨房思考要不要真的去烧一盘番茄炒蛋,开了一条门缝便僵硬的回去了,他思考起来自己在蓝雨的人生。【并不对


-end-


评论 ( 6 )
热度 ( 7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