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郑喻]平衡点(end)

在耳机的音乐声中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郑轩皱皱鼻子拉下头戴式的耳机,听到了叮咚作响的门铃声。
“谁啊?”郑轩此时躺在床上根本懒得动弹。
“我。”
一听声音郑轩就支起了身子,用手狠狠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后从床上挪了下来,趿拉着酒店里的一次性拖鞋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便是他的队长,喻文州。
“队长,有什么事啊?”郑轩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时间也不早了。
“收留我一晚呗。”喻文州不在意地微笑。
郑轩看着喻文州笑得风淡云轻,屋里光线被自己挡住,弯弯的眉眼在阴影下模糊却又让人忍不住轻吻,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喻文州轻笑:“不让我进去吗?就在门口?”
“介意?”郑轩虽然这么说,却也在亲吻了喻文州的嘴角以后将人拉进了房间。
“并不?”喻文州歪头用手勾住了郑轩,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微翘的嘴角依然发出着邀请。
郑轩并没有对上喻文州的目光,而是在他的唇部游离描绘着它优美的形状,还有它柔软的触感……
咔地自动落锁声打断了暧昧升温的气氛,喻文州手指在郑轩后颈搔刮了一下笑道:“那我先去洗澡了。”
“唔,行。”

浴室传来水声后,郑轩又戴上了耳机窝回了床上,却又忍不住看着浴室的门。
明明连人影也看不到,反应过来自己下意识的动作的无谓,又对自己扯出一个嘲讽的微笑,郑轩干脆闭上了眼睛。

郑轩和喻文州保持着情人关系。
直接点也可以说是炮友?亦或是其他什么词能直接或是暧昧着描述的,但是兜兜转转,终究也不是恋人。
有时候郑轩觉得情人关系也不错,适合他这种性格:可以随性地享受,不用花力气去维护,去坚持,不用轰轰烈烈地要在两个人的之间证明什么去维系,留下刻骨铭心的痕迹证明一段感情。
所以在一次意外的酒精作用下滚上了床,第二天还有宿醉的头疼的郑轩醒来还来不及反应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被惊醒喻文州眯着眼迷迷糊糊地蹭在旁边道:“其实感觉还不错,要不要保持……关系?”,他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至于更进一步……那天醒来对着皱乱的床单、身上干涸的体液、身边人白皙皮肤上的樱红点点,郑轩记得当时自己第一个想法是好麻烦……但是他会负责,然而喻文州垂着眼说:“不用介意。”,连这样一个承担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不知道那时候自己在想什么,但是郑轩那时候看着喻文州这样“宽慰”自己有了一点烦躁,忍不住擒住了喻文州的唇,在喻文州因为一丝惊讶而睁大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样子。吻着吻着就吻出了点火气,手指划过的皮肤都像要燃烧起来呼唤着情欲。
“一大早就那么有干劲啊?”虽然这么说着,喻文州也没有要拒绝的样子,向后靠了靠寻了个更适合拥吻的姿势。
郑轩懒得回答这个带着调笑意味的问句,继续沿着脖子亲吻,喻文州的手指插在他的发间,舔到锁骨与脖子那边的小凹陷时,喻文州突然又开口道:“这样不谈感情的确也不错。”
郑轩能感受到唇下肌肤在他说话时的轻微震动,顿了顿在锁骨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他不知道喻文州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就这样推开了感情的问题,不过既然喻文州不愿意面对,他也懒得去追问,步步紧逼只是为了问对方我们谈不谈感情也太傻了。
况且,也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郑轩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能读懂喻文州,就算是训练营的时候也不能。
除去被魏琛从网游里挖过来的黄少天,郑轩就是在训练营中最被看好的,虽然看上去挺随便的一个人,但是无论是有效手速还是操作的意识,都是在训练营里的少年中间数一数二的,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能和战队签约成为职业选手,然而和郑轩一个宿舍的就是喻文州,那个手速在所有人中垫底,每次淘汰的考核堪堪合格的吊车尾。
喻文州一直给人感觉人缘很好,不过的确通常一个看起来清爽干净气质温和的大男孩总是挺难让人厌恶的,但是事实却是喻文州和所有人又并不是那么熟。
比如有天晚上郑轩磨磨蹭蹭地关了电脑,翻出手机在社交网站上扫了一会儿,抬头就发现整个训练室走得所剩无几,就一边的角落里似乎还留着一个人。
键盘的敲击声和鼠标的按键声有节奏地响起,并不断加快,突然,操作的声音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倾落而下,在一阵密集的操作声后重归寂静。
训练室只有郑轩和还在练习的喻文州。
郑轩此时已经蹭到了喻文州的身后,看着基础练习的成绩,停在了一个让人颇为尴尬的数字上,喻文州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活动了下手指后准备再次开始一轮练习。
喻文州的手速并不是什么秘密,郑轩看到这个成绩也并不是很惊讶,他只是大概知道了每天喻文州回宿舍都会晚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原因。
耳边的操作声又停了下来,郑轩看了看屏幕上和上次相差无几的成绩,又忍不住看了眼喻文州,虽然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喻文州的表情。
“明天再练?聚餐不一起去?”郑轩看着喻文州再次准备点开始时出声询问道。
“聚餐?”喻文州回过头看着郑轩,晃了晃脑袋,“我不知道什么聚餐。”
郑轩挑了下眉毛,道:“嗯,说错了,不是聚餐,就吃饭。”从后面拉了个椅子跨坐在上面整个人趴了下来,“没带钥匙,我等你一起去吃饭。”
“那我钥匙给你?”
“不用啊,我等你就是了。”
“好啊,谢谢。”喻文州看着他笑了笑,转回去继续点开了练习。
郑轩握着手机飞快地发完短信,又百无聊赖地刷起了网页,趴下来后的视角看不见屏幕上的内容,只能看到被屏幕的亮光勾勒出下颚至颈部的线条和键盘上不停跃动白皙修长的手指。
时不时的扫两眼变成了下意识的注目。
他觉得他不懂喻文州这样的努力和坚持。
为什么这样拼命呢?

喻文州的动作一顿,小声重复了一遍:“为什么这样拼命……呢?”
郑轩手一滑差点摔了自己的手机,手忙脚乱地接到了自己的手机,椅子和地板摩擦得“吱吱”响,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把心里想的话说出口了。
喻文州闻声回了头看了看这边热闹点什么事,郑轩握着手机,立马开口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嗯。”
郑轩原本以为会在喻文州的嘴角看到微笑中夹带的一丝苦涩,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捕捉到他这样的情绪。
“因为我能做到。”
说这句话的时候喻文州并没有看着郑轩,似乎只是垂眼随口一说而已,下一秒,喻文州就站起了身,道:“去吃饭吧?”

从那天起,郑轩就习惯了训练结束坐在喻文州的身后等他一起去吃饭。虽然郑轩懒得陪他一起加练,只是拿着手机塞着耳机刷刷网页玩玩微博打打小游戏,偶尔……郑轩看了看用手机拍下的背影,目光停留在右边似乎有点乱的碎发上一会儿,又删除掉了。

这个习惯持续了半年,然后多了黄少天成为三个人的活动,郑轩开始偶尔一个人先回去,又过了半年他们都变成了职业选手,练习量开始被队医严格控制,而每个人又有了自己的宿舍,这个习惯也就没有了。当然郑轩自己也没料到,住了各自的宿舍后,他们却莫名其妙地滚了一次床单,又将错就错地就这样保持下来了关系。
跨过了朋友却又不是恋人,无论情人这个词听起来多么充满暧昧,如同丝线缠绕得让人无法抽身与迷醉,也缺了这么点真情。
但是郑轩知道自己就那么陷在里边出不来了,就如同一场关于感情博弈,轮盘只有两格,非是即非,爱与不爱明明白白,自己压了所有家当放手一搏,结果转珠却以一个微妙的平衡停在了两格之间,忍不住对自己说:再等等,也许它就会掉在了自己想要的那格。

“累了?”喻文州已经洗完澡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坐在床的另一边,用手勾了下郑轩的耳机,“想睡的话也别听着音乐睡。”
郑轩抓住喻文州的手蹭了下夸张地说道:“啊……是啊,刚打完比赛好累啊队长,压力山大!”
喻文州也没抽回手,撑上了床,停在郑轩脑袋的正上方,看着他微笑道:“那就直接一起睡吧。”
“别啊队长。”郑轩一把把喻文州捞过来,到鼻尖对鼻尖的距离停住。
虽然光线被遮挡,郑轩觉得喻文州的眼睛特别亮,被长长的睫毛盖住了些许光彩,而他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脸上,带着一点潮湿的热度。
“不要质疑我这方面的干劲好不好?”郑轩狡黠地舔了舔嘴角,顺着喻文州的大腿摸进了他的浴袍。
喻文州并没有制止郑轩的动作低下头亲了下郑轩的唇,一抿嘴,勾起了一个弧度,吻了上去。
并没有完全吹干的头发扫在郑轩的脸上,触感有点冰凉的发丝带着湿度擦过他的脸,郑轩用空着的那只手托住喻文州的脑袋在他口中掠夺……

反正……我从来不会拒绝你的一切。

end


===========

这篇已经有bug了……但是……一篇短文实在不想改了……QAQ


评论 ( 1 )
热度 ( 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