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喻]交换定律(上)

 @火炎因果 的点梗 3p叶黄喻

真是……困难的……点梗……啊……

fate设定,叶修master 从者saber夜雨声烦 caster索克萨尔

为了肉有改动了些许设定,能接受的话就……看吧!

叶喻黄喻 叶黄之间没有箭头

ooc得厉害,打个注目。




============

“他人呢?”叶修把自己甩进了沙发,抬了下巴问窗前披着黑袍的人。

“在的,不过为了保存魔力没有维持实体罢了。”那人声音清脆好听,有点金石撞击的清透感,他转过身来看向了叶修。奇怪的是明明在室内,他还带着黑色厚重的兜帽,月光在他的袍子上撒了一整片的白色,却让人看不清材质,而没被月光青睐的部分显得更是黑暗,浓重得分不清界限。他浑身都被黑色所覆盖,只露出苍白尖削的下巴和看上去毫无血色的薄唇。

“是不想见我吧?”叶修毫不在意地笑笑,弹了一根烟出来,叼在嘴里不紧不慢地点了火。烟在他的指尖缭绕,似乎是顺着叶修周身魔力流动一般,路线优雅又轻柔,像顶级的丝绸在水中飘动,他对黑袍人招了招手。

黑袍人似乎歪了头发出了单音节的疑问声,却依旧走了过去,站在他的沙发后面探下了身:“怎么了?”

叶修没回答,又勾了勾手指,在人又靠过来一点的时候,捞了缕他漏出的银色发丝亲吻了一下,如同亲吻了银色的月光。

“需要魔力吗?我的caster?”叶修问。

还没等黑袍人回答,叶修手中那缕细软的长银发就被抽走。在他和黑袍术士之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在蓝色的细小的光点中幻化成实体,横亘开两个人的距离。

“喂喂喂!你要对索尔做什么?”金发的剑客把术士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瞪视着还维持着之前姿势的叶修。

剑客的金发在夜色里都让人生出点耀眼的错觉,蓝色的眼眸狠戾地扫过叶修的脸。

“终于舍得出来啦,我的剑圣大人?”叶修依旧笑得懒洋洋,随意也朝剑客摆了摆手。

“你找我干吗?”夜雨声烦不耐烦地问道。虽然眼前在沙发上坐得颇为没有姿态的人是和他缔结了契约的master,他依然不愿给这位实力超群的魔法师应有的尊敬。

“关心你一下。”叶修咬着烟笑。

一缕烟似乎是故意在夜雨声烦的面前缭绕,看上去和得意洋洋的叶修一个嘴脸,被他甩了手扑开:“不用你好意,假如没什么事情的话索克萨尔我带走了,有事再叫我,啊,不过你也挺厉害的有事自己能解决就解决了吧不能解决再叫我呗或者求我也可以啊看在你是我的master的份上我还是会来救你的安心!”夜雨声烦连珠炮似的把叶修堵回去,拉着索克萨尔的手刚准备走,又被一条烟雾给拦住了。

“还有什么事啊!”夜雨声烦侧过头,似乎希望叶修能在一分钟之内,不最好只是几秒钟之内交代完,他可以继续自己的动作。

叶修依然陷在沙发里,和抽了骨一样躺得特别慵懒,咬着最后一截烟蒂做了个投降的动作:“别这么看我,你自己也清楚你自己的状况。”

叶修见夜雨声烦没什么回应,继续道:“昨天的伤好了没?”

“劳您费心已经好了,要我脱了给你检查吗?”夜雨声烦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动作幅度比较大使得他头顶的一缕翘起的金色头发晃了晃。

一直站在后面的索克萨尔注意到了那调皮昭显存在感的头毛,伸手帮他顺了顺。

“不愧是saber,回复能力真强。”叶修拍了拍手,而此时夜雨声烦的脸色已经写满了你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要拔剑抹你脖子。

“不过……”叶修顿了顿,看到夜雨声烦也随着他的话挑了眉毛,“刚和与lancer联手的berserker,以一对二打了一场以后又用魔力恢复了自身……”

“然后呢?”夜雨声烦咧嘴笑了,看上去有点阳光的帅气感,假如不看他愈发冰冷的眼睛的话,“你是想说我没有魔力了?”

“不敢,不过假如魔力还充沛的话……”叶修把烟摁在了烟灰缸里,“大概在我把索克萨尔叫到身边的时候你就应该出现了吧?”

夜雨声烦没想到叶修竟然是从这点判断出自己的状况,这也要怪他自己从召唤出来开始就对着索克萨尔有着别样的占有欲,当然这点并不奇怪,因为原本召唤夜雨声烦所使用的媒介就是索克萨尔的项链。

他们的关系不便与外人道,叶修笑着说那项链必是定情信物。

那个时候夜雨声烦就瞥了他一眼,敌视溢于言表。

索克萨尔并没有和叶修缔结契约,他并不是这次圣杯战争的从者,而是从上一届圣杯战争获得了实体存留至今。夜雨声烦起初还是很高兴见到了索克萨尔,这表现在了他先无视了应该是自己master的叶修就给了索克萨尔一个漫长的拥吻,期间叶修还吹了个口哨。不过索克萨尔和自己不同,他之前的master已经殒命,没有了契约的联系来源源不断地供给他行动的魔力,那么……魔力是从何而来似乎不言而喻。他和夜雨声烦说自己和叶修达成了一个交易,所以他们现在只是合作关系,其中也包括了魔力的供给。夜雨声烦皱了眉,视线落在了叶修手背上的咒印上,虽然心有不忿也算是接受了这个说法。

随便想想都能懂夜雨声烦为何对自己的master有着如此大的敌意。

此时叶修看着夜雨声烦别过脸的时候笑了:“所以真的不要魔力吗?saber?”

夜雨声烦这才反应过来一开始对着索克萨尔的问句本意是想询问自己的,他皱了眉,脑内刚闪过补充魔力的字眼,立马瞪视回去,咬牙否决:“不要!”

“夜雨……?”索克萨尔捏了捏他的手。

索克萨尔安抚的动作反而让夜雨声烦更加烦躁:“不行!说什么都不行!无论是他上我还是我上他!”夜雨声烦似乎被自己脑内拼凑的画面震了一下,拼命地摇了头,“绝对不行!”

“别那么激动啊剑圣,放心,我对你的肉体也兴趣不大。”叶修摇摇头,眼神轻佻,“你知道现在的局势,大概没一个晚上的空闲给你休养生息,我们应该做一个最有利的选择。”

在夜雨声烦再次看着自己的时候,叶修才不紧不慢道:“及时补充魔力,破坏lancer和berserker的同盟。”

作为一个优秀的servant和对着战斗有着天生敏锐性的英灵,夜雨声烦都知道叶修说得没错。之前的战斗几乎耗光他之前存储的魔力,无论是是lancer还是berserker都不愧为他们时代的顶尖强者,即使是阶位saber的剑圣也无把握一定能全身而退。在固有结界散去的一瞬他几乎脱力倒下,也幸好索克萨尔提前的布下的法阵及时启动掩护并将他转离了战场,而他也顺势撤去了实体,以便保留更多的魔力。

“先说好,我没什么和你上床的打算,和你做爱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可怕的噩梦我觉得我的皮肤都会溃烂太可怕了……这个以外的方法我可以考虑一下。”夜雨声烦还是妥协了一点。

“也许这个方法你会好受一点?”叶修越过了夜雨声烦看向了索克萨尔。这位上届的caster捕捉到了他的眼神,微微地歪过了头,在叶修的示意下走了过去。

叶修在一个他觉得合适的距离,突然站起了身,抱了没有反应过来的术士,吻住了他。

这个吻的时间刚刚好,在夜雨声烦暴走弑主之前恰好结束,似乎算好了剑圣容忍的临界值一般一秒不差地分开。

在夜雨声烦发出责难之前,索克萨尔却转过了身,捧住了剑客的脸送上了一个吻。

吻轻轻柔柔的充满了安抚的性质,夜雨声烦却感受到了和他们之前的吻都有所不同。

他在接吻的时候感受到了魔力自口中,沿着血管流入了自己的四肢百骸,通透又舒适,虽然是那么的细微与短暂。

原来这个就是补魔吗?

夜雨声烦抬了眼,看到了叶修还噙着那点让人讨厌的笑看着自己,做了一个口型。

这个方法还接受吗?


http://fishmeat.lofter.com/post/381389_2da3048

密码:yurou

评论 ( 26 )
热度 ( 2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