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然后的之后(end)

也是放在《YesForever》里的文啦~这次是完整版的~

完售感谢大家支持~时隔几个月就放出来好了w

我是一个专注卖喻队炸厨房安利三十年的人……!

嘿嘿w

=========



喻文州在今年退役了。

放下了荣耀的账号卡,褪去了蓝雨队长的身份,卸下了蓝雨这整个担子,带着属于他的荣光就这样退役了。

其实喻文州并没离开电竞这个圈子,不过是脱下蓝雨的队服改成带了个公文包坐起了办公室。说起来这也并不意外,荣耀这圈子里任谁都看得出来,冯主席原本就一直很看好他,老早就向他下了退役后来联盟的预定。更何况喻文州自身的资历也不弱,不仅是豪门战队队长,后来世界杯又当了国家队的队长,带着那一群让冯主席头疼不已的人拿了冠军回来,中间还没出什么大事儿。想到这些冯主席高兴得嘴都合不上了,就差指着喻文州哪年来接他的班。

那时候其实黄少天也已经退役了两年了,在游戏公司做了个技术测试而且不坐班。当知道喻文州上下班准备自己坐公交地铁的时候他立马就蹦跶起来,和考拉似地挂在喻文州的脖子上,闹着要接送他上下班。

对,他们俩同居了。

其实在黄少天退役之后,他们就开始了同居生活,那时候只是在俱乐部旁边租了房,不大不小两室一厅就两个人先这么住住,喻文州依然按照俱乐部的作息去训练比赛,最大的区别大概只在于晚上睡觉的时候身边多了那么一个人。

各种意义上的。

不过这个也导致了……嗯……反正最后的结果大致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约法三章,其中的重点就是严禁纵欲。

当然开车接送这种事情喻文州拗不过黄少天,也许他也没想过真的要拗。

但是在经历了几次堵车比坐地铁还要慢上半个小时,导致上班迟到之后,喻文州觉得还是不要让黄少天接送比较好,当他把这个想法和黄少天说起以后,黄少天立马鼓了嘴表示了严肃的抗议。

“还是让我送好不好,假如时间久我们早点出门不就行了嘛。”黄少天从背后搂了人把自己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软软的头发蹭着喻文州的脸颊撒娇。

“少天别闹了。”喻文州伸了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内心小小地感叹了一下手感真好,但是还是拒绝了,“这么点时间不如多睡一会儿。”

“我不累我不累的啊,你看我送你去上班你就能在车上睡觉了多好。”被摸了头安抚的黄少天和大型犬一样眯了眼睛,更加得寸进尺地蹭了过去,在他的脖子上偷亲了一下,“让我送呗反正我最近也不用出门真的很空啊!”

“少天……”喻文州抓住黄少天开始不老实的爪子,转过了身,“真的不用,路上浪费时间太多了。”

“那早上你自己坐车,晚上我来接你!不要回绝好不好,各退一步嘛!早上就算了但是晚上我好想来接你啊!你看之前自从我退役以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好短好短,结果你退役了以后也没觉着在一起的时间变长了!好想和文州你多待一会儿的嘛,主要下班以后一起回家吃饭或者去外面吃都很方便的你看!”黄少天皱了脸,看到喻文州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抓住了机会抱了人过去直接啃,只是啃还不满足,甚至还伸了舌头,等到分开的时候喻文州只能苦笑地点了头,立马避开了黄少天又一次凑上来的脸。

 

之后每天下班前,就和之前一样,喻文州会接到黄少天的电话确认下班的时间,下楼之后就能看到黄少天趴在他那辆银白色捷豹的方向盘上。假如这时候黄少天看到了他,一定立马直起身子放下车窗朝他笑,和他们当年十四岁的时候一样,在喻文州眼里,说是所有的阳光都落在他身上都不为过,不过那时候他当然不知道那个耀眼的少年会这么影响他的一生,会在他上车的时候习惯性地在他嘴角落一个吻。

一切都很神奇,包括围着围裙端着两碟烧菜出来的黄少天。

蓝雨的食堂也是整个荣耀圈子知名的“景点”之一,来蓝雨主场打比赛不吃一次蓝雨的食堂简直是没来过G市,当然也有为了不让自己在对比下显得“水深火热”而坚持上茶楼的存在。

自从黄少天退役之后,就“沦落”成了家庭煮夫。

众人对于黄少天会做饭这件事的惊讶程度,可以邀请当年声称要围观正(曾经的)副队“爱的小巢”的蓝雨众来佐证。当他们围坐在饭桌,看着他们蓝雨的利刃在厨房操着菜刀剁吧,而他们看上去宜室宜家的队长只在旁边偷吃的时候,只感到了三观的动摇。

众人有点犹豫地伸了筷子,对着满桌子看上去可以点32个赞的菜下了手,可是常识告诉他们越好看的未知物品通常毒性越大,他们抱着必死的心情尝了一口,却最终摆出了中华小当家版的食客造型。

“我还活着!!!”

“不光可以吃!竟然还好好吃啊!!”

黄少天端着最后一碟菜抄着菜铲杀出厨房,用拿着冰雨的架势对着鬼哭狼嚎的众人戳戳戳:“卧槽你们什么反应!我在夏休期可是会帮家里炖猪蹄的水平好嘛!看不起我还怎样!别吃别吃了留着给我和文州打牙祭不给你们几个混小子长膘。”

“黄少黄少求娶!”

“在队长面前抢人还想不想活了?”

“黄少求来蓝雨食堂!”

“这个可以有!”

“滚滚滚滚滚,我现在是你们队长御用的,不外借。”

“我们付钱!!”

“混小子我可是几千万的身价你付得起嘛!”

在打打闹闹拌拌嘴抢菜期间终于有人不怕死地问:“队长,你不会做饭吗?”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剥着一只虾,放在了黄少天的碗里后抬头笑道:“电饭煲的话还是会的。”

众人在心里感叹:人无完人,古人诚不我欺。

 

不是完人的喻文州今天有点纠结。

黄少天前几天收到邀请去当特邀嘉宾,对两个人来说也就是出差,不长不短一个星期左右,大概刚好是无所察觉和寂寞难耐之间的那么一段,让人有点心痒有点想念却觉得说出来矫情。

之前喻文州也出过一次差,正好也是差不多一个礼拜,大致是去B市开会报告什么的。

那天回了家就被黄少天抱了个满怀,死活不松手,只能苦笑表示:“少天你再不放开,我拎行李的手就要断了。”

黄少天听了立马接过了所有的行李往屋里一堆,也不看喻文州买了些什么特产食物就把人推到了餐桌旁,点了蜡烛关了灯,自己坐到了对面,撑着桌子特别认真地道:“惊喜,烛光晚餐。”

喻文州看着烛火随着黄少天的气息抖了几下,柔和他脸庞的轮廓,暖暖的简直就要融进他心里一样,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喻文州很少这么笑,不仅笑弯了眼甚至有点站不直,笑得原本还觉得自己这次的POSE写满了帅气的黄少天都慌了神,一向溜的嘴皮子都不免卡了壳:“文州……文州?怎么了啊!什么那么好笑!我想给你惊喜的你怎么笑到现在啊啊啊啊啊啊很好笑吗?我明明觉得很帅的!难道不感动么!之前人还和我说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感动得泣不成声我觉得文州你不会那么夸张好歹会给我一个拥吻意思意思的怎么……”

虽然还是忍不住嘴角满满的笑意,喻文州在黄少天还在嘀咕的时候捧了他的脸,将他的话堵在了嘴里。

怎么可能不感动呢,简直特别帅。

嗯,喻文州也想能给黄少天一个惊喜。

黄少天要晚上才回来,他现在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可以试试。

但是惊喜实行起来有点复杂。喻文州抱着平板看着菜谱,站在厨房里有点忧郁。

他努力回想黄少天是怎么做的,但是只能想起黄少天做菜的时候一脸的轻松游刃有余,砍瓜切菜麻利得都可以拍下来欣赏,喻文州有点希望现实生活中也有录像功能,然后自己就能对着录像揣摩揣摩。

战术什么的比做菜简单多了。喻文州看着被自己切得厚薄不均的黄瓜片有点忧伤。

 

黄少天早就和喻文州说过了自己回来飞机的班次,并表示不用他接机自己打个的回来就好,上飞机前还问了要不要订个餐馆,结果收到了否定的答案。那时候的黄少天并没有多想,他一手拉着行李一手提着土特产回到了家,懒得拿钥匙就敲了门,隔着门直接喊了声:“文州,我回来啦。”

刚喊完,就听到了不明金属物“叮铃哐啷”滚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又是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破碎的声音,热闹得不得了。听得黄少天立马慌了神,把行李一丢掏了钥匙开门冲了进去。

没费多少功夫,黄少天就站在了事故发生地——厨房。

他先看了眼地上似乎应该是以前他们特地跑了次景德镇买回来的青花盘子的“尸体残骸”,然后视线再向上,看到喻文州有点不知所措地拿着锅盖,尴尬地看着自己,像个干坏事被逮了个正着的孩子一般。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挪动了自己的身体,似乎想挡住些厨房的狼藉,露出一个有点慌乱地笑:“少天……你回来了啊。”

“文州你这是……怎么回事?”饶是嘴快的黄少天,此时也需要一点反应的时间来面对这不同寻常的场景布局,不敢随便妄加断言。

不过黄少天是谁,回过神来以后,不动神色地拿目光扫了扫四周,得出一个明显又有点意外的答案。

喻文州这是在做饭。

可是黄少天更清楚喻文州压根不会做饭。

 

空气中飘着一点焦香气,源头大概是还在灶台上的锅,黄少天瞄了一眼发现大致是青菜什么的绿叶菜,焦成什么样还不清楚。

当然黄少天是众所周知的嘴快,脑子的速度即使跟不上嘴,也必然不会慢到哪里去,这么点停顿让他已经恢复了平时一贯的笑容:“你先出来我收拾下呗这么如临大敌干嘛啊我还能吃了你不成,不过假如是另一个吃的话我会比较开心……哎!别用手捡啊,说了我来!”

黄少天一把把人捞起来,喻文州还拿着一篇碎片他给立马扔了。这时候喻文州显得有点小小的茫然。

这当然很少见。

黄少天所熟悉的喻文州,总是那么淡然、坚定、强大。从他们少年的相识开始,无论是面对困难,还是非议,总是带着平和的微笑,什么都无法动摇他,更不要提被击倒。当了蓝雨队长之后,喻文州更是看上去固若金汤,遇到和面对的,那些也许让黄少天分分秒就要抓狂的非难,他总是一笑而过,就算是反击,面上也平静得和湖水一样,一丝火药的气味都没有。然而也就是这样的喻文州,却能带着蓝雨,一路走向巅峰。

因此黄少天内心竟然有那么点小高兴,无论什么样子的喻文州,他都能看到,而且无论什么样子的喻文州,都是他的。

然后黄少天就压抑不住一个星期没有见面的难耐,抱了人就开始亲。

有时候黄少天觉得他们现在的接吻缺少点激情,时光大概真的会磨掉一点少年的锐气,现在的亲吻,缺了点侵略性,更有着安抚一般的缠绵,这是爱人之间的私语。他们早就熟悉了对方亲吻的习惯与偏好,唇舌之间的契合无法言喻,舌尖扫过对方齿间的轻重都能让人安心和愉悦。

不过也算隔了不少时间,黄少天还是亲了够本才堪堪放开了喻文州的唇,但是哼哼唧唧地搂着人不肯放,喻文州在他嘴角回亲了一口后又被趁机吻了一会儿。

 

最后还是两个人一起清理了厨房,虽然大多还是黄少天在收拾,喻文州负责蹲在一旁,黄少天并不想让他乱动。

在黄少天的漫天胡扯外加旁敲侧击之下,只有极少数人能守口如瓶,原本就没打算瞒着黄少天真相的喻文州老实交代了自己的确在做饭。而刚刚进门的事故则是原本炒着蔬菜的油锅突然着了火,虽然脑袋里清楚“只要盖个锅盖就行”,但是第一次炒菜就看到火焰窜至视线水平的冲击感还是让他慌了神,拿锅盖的时候碰到了原本打算盛菜的碟子,结果碟子立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地砸了一地,碎尸当场,特别壮烈,刚关了火盖上锅盖,黄少天也就正好进来了,不偏不倚撞了这一厨房的狼藉。

说这些话的时候喻文州脸上有点小小的无奈,之前被黄少天啃了的嘴唇还红红的,更是让黄少天被这么点红惹得心烦意乱,他理直气壮地把这个归结于一个多星期没有见面以及进行更深入的接触。

不过得先吃饭。

当黄少天的肚子叫了一声的时候,他才把注意力从喻文州身上拉了回来,放到了喻文州做的菜上,这时候他心情有那么小指甲盖大小的复杂。

喻文州也就做了三道菜:凉拌黄瓜、炒蓬蒿菜、清蒸鳜鱼。

在黄少天试了味道以后,这种无法细说的复杂扩散至他全身。

黄少天觉得他应该高兴一点,这毕竟是喻文州亲手做的菜,他刚把什么“爱妻料理”这种奇怪的词汇从脑袋里赶了出去,就忍不住在心底冒起了粉红色的爱心泡泡。

只可惜,味道实在是那个戳泡泡的针。

凉拌黄瓜咸了,不过不咸也不可能,在他们收拾好厨房的时候喻文州才想起来黄瓜还被腌在碗里,那时候黄少天想帮忙(善后)却被喻文州推了出去,然后他自己也忘记对喻文州说可以在加调味之前先冲一冲,于是就这么咸了。

炒蓬蒿菜焦了那么点已经是定局。

清蒸鳜鱼……黄少天不好意思开口问喻文州是不是没加料酒,不过幸好他还记得葱姜去腥,否则估计就没法吃了,火候什么的还是不要纠结的好。

黄少天扒了口饭,觉得电饭煲真是电器中第二大发明(第一大必须是电脑)。

当然,黄少天面上波澜不惊,在喻文州有点担心的眼神下,吃下了小半碗的饭表示“还不错”。

喻文州还是知道这次的尝试并不成功的,你看连黄少天都只能憋出三个字了,但是他还在往嘴里塞,似乎做得真的不错一样。

最后喻文州叹了口气抽了他的筷子,垂了眼笑道:“傻瓜。”

 

晚上的时候黄少天体会到了好,难得主动热情的喻文州实在让人受不住,他忍不住想,假如结局都这样再多来几次也成,牺牲味蕾算什么。

然后他很快就后悔了。

 

喻文州当然没有放弃做饭。

要知道喻文州可是一位凭借着联盟底限手速跻身于顶尖选手的存在,真打一个比方的话,说不准他内心就是写了:没有不可能。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猜测伴随着无伤大雅的玩笑,虽然喻文州的确没有打算放弃。

可能是自己老派了,喻文州想,因为他真的很喜欢那种家的氛围,朝九晚五,在外一天后回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栖居空间,这个时候也许恋人还围着围裙,但是他会用一个拥抱来迎接,这时候不仅能闻到恋人发间的清香,同时鼻端也充溢着饭菜的香味。

这才是生活。

平时这事都是黄少天做的,他也习惯了很久黄少天带给他这种家的温馨,因为这是黄少天给他的爱,而他同样爱他。

他又查了一次网络,这次不仅好好看了看适合新手学习的菜单,还找了一些烹饪教学的视频来观摩。要知道黄少天在喻文州说了要再做一顿晚饭的时候可是担心受怕了很久,多次想进来帮忙却被自己的“队长”微笑着推出了厨房。他只能坐在客厅里,毫无目的地跳转着电视频道,却聚精会神地听着厨房的动静,假如出现一点点奇怪的声响,譬如东西落地的声音或者他亲爱的文州发出的惊呼声,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冲进去。

索性一切安好。

 

最后做出来的成果还可以,毕竟,假如菜式是炖蛋、糖番茄和清蒸鱼(这次有记得加料酒)的时候,总是不会太糟的。

黄少天握着筷子感动得一塌糊涂。

这时候谁会去挑剔蛋蒸过头扑了水,番茄块切得大小不一和鱼多加了盐呢?

这只是一点点小小的瑕疵,谁都不会在意的。黄少天看着围着围裙的喻文州紧张地看着自己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在内心充盈的满足感里荡漾起一点奇怪的感觉,这使得他趁着喻文州没防备,越过桌子亲了上去。喻文州先是楞了一下,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吻并给予了回应,他了解的黄少天一直是个行动派,言语不过是他行动的掩护,一如当年的剑圣。

他想起了黄少天退役的那天,同时也是他们决定同居的那天。

那时候黄少天拖了个大行李箱和他们告别,明明个头都已经和他们窜得一般高的卢瀚文却和几年前刚进蓝雨一般抱着黄少天死活不松手,眼瞧着蹭着他的衣服就要哭,黄少天摆出了颇为嫌弃他的表情一巴掌糊在他脸上:“臭小子多大了还要哭,都已经是蓝雨的副队长了哭什么哭,我只是退役又不是去送命要这么着急给我哭丧吗?不对不对呸呸呸晦气。”说着他揉起了卢瀚文的头毛,旨在把它们胡撸成乱糟糟一团,“哎哎,我不就是不住战队里了嘛又不是去哪里,队长快把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从我身上拉开,大热天我都要出汗了。”

“没有哭!才没有哭!”卢瀚文这才放了手,眼角红了一片,“你就这么走了,我怎么堂堂正正把‘剑圣’的名号抢来!”

“死小鬼,剑圣是你说抢就抢的吗?好啦好啦我有空经常会回来看看的先走了。”

和战队所有人挥别以后,黄少天才走到喻文州的面前。

“哎,队长,以后就没法叫队长了……”

“那就叫‘文州’。”

黄少天立马先瞪了旁边几个准备起哄的家伙,使用了偶尔奏效的“副队长之威严”让他们噤声。

黄少天想了想,又开口:“那……文州啊,要不要来和我一起住?”

这句话问出来的口气特别不像黄少天,他放缓了语速和音调,少了几分平时给人的毛躁感,他笑着问的,一口牙又白又整齐,就站在自己面前让人简直移不开眼,看上去特别阳光特别晃眼,也特别……帅气。

喻文州在发现自己得出了一个似乎偶像剧旁白一般的结论而偶像剧领衔主演的男主角就面对着自己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啊。”

这时候黄少天就懒得去管旁边起哄得要翻了天的队员,扑上去抱住了喻文州亲了一口特别得意:“就说了让你们不要一副愁云惨淡的我黄少什么人哈哈哈,好啦你们队长我也顺路拐走了啊。”

黄少天之前提都没提过想要同居的事情,而同居就来得那么突然却水到渠成。

 

等黄少天亲够人再松开的时候似乎刚想说些什么,喻文州舔了舔下唇道:“似乎咸了。”

 

这次小小的进步使得喻文州的自信也随之膨胀了一点点,他琢磨着也许自己并不是不能攻略“厨房”这个隐藏副本,虽然他前二十多年的人生并没有和它有过什么缠绵悱恻,小时候有家长的照顾,十几岁就跑来了训练营,蓝雨的训练营伙食从来不比战队差,早有早茶晚有夜宵的喻文州连自己煮泡面的事儿都没干过。

他想也许自己可以再做一点稍微复杂一点的菜,当然这事喻文州没和黄少天说。

然后……后果就是烧干了锅子。

黄少天回来后看了看有些碳化的食物,问了句原来想烧什么。

喻文州站在旁边显得特别乖巧,老老实实回答了红烧肉。

黄少天才依稀辨认出融在碳化的糖里的肉。

最后黄少天一边刷着锅子一边在想,也许吧喻文州的设定里边就是不会做饭的,比如说他的人设就是君子远庖厨,一旦违反了厨房就决定死给他看了,这是天意,不可违的。

其实喻文州已经进步良多了,要知道他们在刚同居的时候喻文州还炸过一次微波炉,但是黄少天就是舍不得看着喻文州摆出一点失望的样子,虽然这的确不是什么大事,但他就是不愿意喻文州不顺心。再说了,黄少天一直自认为自己是天上有地上无二十四孝模范级男朋友,这点事情怎么能让他退却呢。那天晚上他在床上搂着喻文州,把人箍在自己怀里:“唉文州,你是不是还想做饭啊,其实吧做不做都没关系我又不在意但是你要做的话要不要考虑一下煲汤啊啥的,你看我觉得这个比较适合你也不容易出什么事儿……啊,我没在嫌你!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喻文州笑了起来,黄少天感觉得到他在自己怀里有点颤:“我的确做得不好啊,煲汤可以考虑下,起码……”黄少天的手指被喻文州捏了捏,“不容易烧干,你也不用刷那么久锅子。”

“诶我真不介意刷锅子啊文州你看……”黄少天刚想解释就被喻文州点住了嘴,想让黄少天住嘴可是当年荣耀的十大难题之一,而对喻文州来说却容易得和剥开一颗糖果一样简单。黄少天知道他此时转过了身,不过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不清他的脸,也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但是就算什么都看不见,他也能在心里描摹出此时恋人的样子。喻文州反搂住他,两人相贴,连对方呼吸的频率都感受得到,而单单这样就让他安心与满足。喻文州大概是微笑着,对他道了声“晚安”,再给了他一个晚安吻。

 

黄少天认真思考过煲汤可能产生的意外,觉得应该都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能被补救的,忍不住为自己的明智点了一个赞,除了……他忘了喻文州是水瓶座的。

喻文州的性格总是会让人遗忘他的星座,温柔、平和、给人感觉舒适,似乎没有一样和那个经常出其不意的星座有什么重合点——排除喻文州做的食物的话。

黄少天还记得有天自己似乎有什么事情回来晚了,就打了个电话给喻文州让他先去热菜,蔬菜等自己回家再做,饿的话还有点昨天煮的玉米可以先垫垫肚子。等黄少天推开家门,就看到已经热好的玉米和梅干菜肉,但是维持着他昨晚因为冰箱空间有限而把玉米放在梅干菜上的状态。黄少天放下手上的东西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就拿起那个玉米,啃了一口,却不由得顿住了。正纠结要不要继续咬几口的时候,不偏不倚撞到了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喻文州。在喻文州发出疑问的声音前,黄少天又咬了口玉米,表示“唉其实这样也挺好吃的之前煮玉米的时候用的是糖水配上梅干菜的咸味还有种芝士的感觉”。喻文州看着他一边啃一边说话,生怕他一不当心就呛到玉米粒。

喻文州后来煮了一次汤,啊,其实是糖水。

那段时候黄少天有点忙,他受邀去解说一项国外的赛事,导致过得日夜颠倒,以至于在比赛期间休息日的白天哈欠连天。他之前抱着喻文州,原本想干预他在家的日常工作,结果没搂多久自己就靠在他的肩膀上昏昏欲睡。

迷糊之间他做了一个梦,从温暖熟悉的地方突然坠落,结果掉在了水里。幸好水温不冷,他扑腾了几下准备游向岸边的时候,才发现岸的材质似乎不是传统的地面,而是某种……金属。黄少天摸了摸它光滑的表面,有点疑虑,这时才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是在一般的水里,而是在……等等,这是什么液体?闻起来味道还不错,总不会是在……锅子里吧?!头上突然出现了一块阴影,他猛地抬头,看到放大了很多倍的喻文州的微笑。

黄少天惊醒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盖了条毯子,不用猜也是喻文州帮他盖上的。

大概是对于熬汤这件事想太多了。黄少天揉了揉脸这么想着。

他再次睁开眼,正好看到喻文州端着一碗什么东西走了过来,那玩意儿散发着一股微妙的甜香气息。或许是黄少天的表情太过惊讶,还带着点惊惧,喻文州被惊吓了一下。他愣了会儿,放下了手里的碗,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有点担心地问:“没事吗?”

 

黄少天觉得贴在自己额头上的手软软的,又暖暖的,他忍不住用脸颊蹭了蹭,凑上去亲吻了喻文州的手心:“只是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他当然不会说自己刚刚做了一个多么无聊的梦,而且噩梦的源头还就在茶几上。黄少天偷偷摸摸地看了眼碗里的内容,清清淡淡的一下子辨认不出,喻文州当然也不会猜到他之前在梦里看到了什么,继续关切道:“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再睡会儿?”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ramaw&tid=3005230#Content

只能抛弃lft啦~

评论 ( 17 )
热度 ( 19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