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泡沫的维护方法 (楔子&01)

有一点黑科技。
注定很多bug……请务必无视!太蠢了bug欢迎指出!
看了白崇宁大大的图忍不住开了人鱼喻的脑洞!
第一段开头致敬一下!


==============

大概在黄少天十一岁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了人鱼。
他忍不住把手放在了无机质的玻璃上,凑近了,看那美妙的生物在水中划出妙不可言的优雅曲线,人造的光影给它的尾鳞上渡了银白色的光点,又将这斑斑点点的闪烁印在了游过的小小气泡上,就像星辰碎在了上面。
真的……太美了。
小小的黄少天盯着人鱼发起了呆,直到魏叔叔一把按住了他的脑袋,揉了揉。
“嘿,少天喜欢人鱼?”
黄少天回神,用力地点了点头,依然移不开眼。
“那等你长大了自己养一条呗。”
“真的?我长大就能养吗?人鱼很贵吗?二叔是不是养人鱼我还要准备一个游泳池?游泳池会不会太小啊你看水族馆里给它的池子那么大……”
黄少天说着忍不住比划起来,魏叔叔看着他夸张的动作忍不住笑了。
人鱼正好从他们身前游过。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黄少天觉得人鱼看了他一眼,大概也就是那样轻轻巧巧的一瞥而已,却让他一下子收了声,楞楞地看着人鱼又游向了另一端。
将额头抵在了玻璃上,黄少天轻轻地问道:“……那它会不开心吗?”
“哈哈哈,怎么可能呢……”

=================

人鱼并不是这个大自然天然的生物。
而从人鱼诞生在这个世界,也就是这么几十年的事情。
追溯来说的话大概几十年前X国爆出了震惊整个世界的军事丑闻,在秘密的军事研究所里发现了涉及人体的生物基因研究。当然这些研究第一时间就被封锁了,也索性发现的及时,似乎还没来得及得出什么成果。
不过其中的某项失败品,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就是人鱼。

人鱼也就是人的基因和鱼的基因的混合,而失败品的意思就是合成的人鱼并不具备和人的智商,经过检测似乎也就普通人类的幼儿水平。其实这种非自然产生的生物都会被销毁,事实就是其他成形未成形的胚胎和生物都被销毁了,却独独剩下了人鱼。
那就是完完全全的人鱼,也不知是不是研究人员的奇怪趣味,它正和人们千百年来最初的幻想一模一样,它们在水中优雅又美丽,水流拂过它们的发丝撩动出轻柔的曲线,鱼尾似乎能划出令人心醉的圆舞曲,美妙得像一个童话梦境。
所以当这个生物公之于众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随之而来的口诛笔伐争吵不断,消灭还是留下论了好几年生物学家也研究了好几年,拉拉扯扯间十年过去了,最终还是将这个生物留下了。
因为研究下来人鱼娇弱得根本无法在野外环境生存,光是养活繁殖都是要依赖人力物力的,更别提对生态还是基因产生影响了。
于是人鱼也就成了一种“奢侈品”,不单单是一尾好看健康的人鱼价格着实不菲,饲养起来更是要拿钱来堆一堆的。


因此长大的黄少天对人鱼的感觉也就只是那样了————那不过有钱人用来炫耀自己的东西。
虽然他自己算起来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养一条人鱼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要求,但是他离家出走了。
被安排了人生的黄少天小少爷为了表达自己的抗议很俗的离家出走了。
小时候最宠他的二表叔看不过几乎净身出户的他偷偷跑来了一次塞过来了点钱,于是黄少天拿着这笔钱正在艰苦创业。

“所以我说少天你这是何必呢,离家出走干什么,在这个小破房子里体验生活?”
“滚滚滚滚滚,叶修你小子跑来干嘛,特地来看本少爷笑话还是怎么着?离家出走这事儿你又不是没干过,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啊?嘿,我说你别再这里给我抽烟啊?我这边禁烟懂不懂,快给我掐了掐了掐了。”黄少天说着就作势要去抢他的烟。
叶修立马退了一步将烟一举道:“别闹,这可是好烟,我才抽了一口,怎么能那么浪费呢?”说着朝沙发角落一缩,整个人都抽条了似的窝在了里边。
看着懒洋洋砸吧嘴在一旁吞云吐雾一点形象都没有的叶修,黄少天气更不打一处来,明明是叶家大少一点样子没有先不说,就算此时抽的是雪茄也能被他抽出一股农民工气息。
何况这算什么好烟,黄少天对着弥漫的二手烟甩了甩手:“说吧快说老实交代你来这里到底干啥有何企图是何居心,总不见得特地来嘲笑嘲笑我就完事儿了吧,还有没有人性做不做小伙伴了?”
“哥怎么会是那种人,这不是特地来找你玩耍了嘛”说着叶修刚想弹下烟灰,被一个纸杯子正中脑门。
“靠靠靠别给我弄地上,我刚把地搞干净!自己接点水把烟灰抖里边儿,假如弄到地上沙发上你到时来给我搞干净啊!”
“几个月不见怎么变得那么抠门啊,来来来,快抱哥大腿,土豪和你做朋友,庆祝你开始创业请你出去搓一顿。”叶修大手一挥。
“走走走!好久没吃大餐了饭店随我挑怎样啊,难得请客痛快点大方点啊,反正这边东西我都收拾好了,搞了大半天我都饿成一张皮了,看我吃不穷你!”黄少天立马拉着叶修还没放下的手把他拖着动了个位置,作势立马就走。
“诶,等等?答应你了就不会赖了你,不是说了去玩耍嘛,陪我去个地方逛逛呗。”


黄少天有点意外叶修会拉他来这里,不过这个地方他的确也不陌生,他们几个直接管这里叫“黑街”。当然“黑街”也只是这条街的他们随口叫叫的称呼,明面上这边是个高档俱乐部汇集的地方,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得狠,黄少天不否认这边他也是来过好几次的。
而这边“黑”就“黑”在一些可以去玩一些东西和弄到点什么东西,只要你有钱,足够多的钱。
问题在于大白天的来这里做什么?假如是晚上叶修拖他来“玩耍”可一点都不奇怪,黄少天刚想开口问,就见叶修一拐进了一家似乎新开不久的俱乐部,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硕大并没什么艺术感的“X”便随着叶修走了进去。
叶修拿出一张vip卡,象征性地冲着保安晃了晃,步子也没慢下半分绕过大厅就走到了向了后台。黄少天紧跟在后面却也不住地打量四周还算中规中矩的装潢,最后目光落在了舞台。
白天俱乐部里也没人,舞台自然也没有打开灯光,酒红色天鹅绒质感的的背景,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下显得有些阴暗,不过也使得舞台正中间大概是梨花木的台桌显眼了几分。
“这是……拍卖的地方?”黄少天靠近了叶修的背后拽了拽他的衣角轻声问道。
“唔,对。”叶修看了看黄少天一脸严肃的表情笑了起来,“我偷偷开的。”
“靠,那你装模作样拿什么vip卡啊刷脸直接进成不成,我还以为你要来做什么呢合着就是大老板来巡巡场子啊。”
“重点是‘偷偷’你的语文老师真是要哭了。”叶修摇了摇头痛心疾首状,“这里的老板可不是我,我只是来找点东西。”
“什么东西你还要这么见不得人地找啊?”这时候两人已经下了楼到了地下一层,在一个类似办公室的地方终于看到了一个人,扎着马尾的妹子见到了叶修也没打招呼就把手边的一个文件夹塞到了他怀里:“这是这个月要拍卖的东西,你自己看吧。”
叶修接了文件夹就坐到一边翻了起来,一边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弹出一根刚叼在嘴里准备点火,被一打文件糊了脸。
“叶修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这里不许吸烟!想抽烟自己去厕所!”马尾妹子维持着扔文件的动作朝着叶修吼道。
叶修揉了下额头:“怎么又被砸了……不就想抽根烟嘛……今天是诸事不宜还是怎么的,待会儿找大眼看看。”叶修咬着烟嘟囔着收起了打火机,使得刚被吼得一愣黄少天终于回过了神,看到几近相同位置又中招的叶修忍不住喷了出来。
马尾妹子才注意到黄少天,“啊!”了一声红着脸从“袭击”叶修的姿态急急忙忙回复成了正常的站姿朝黄少天歉意地笑笑:“你好,我是这里的老板陈果,初次见面就让你见笑了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去帮你倒杯茶吧,请随意。”
“不用不用,你好,我叫黄少天,这次就只是陪叶修过来看看而已不用麻烦不用麻烦,打得好多打几次没事我双手双脚支持老板娘你啊我也看他到处抽烟不爽很久了别说我今天上午刚砸了他所以绝对没事随意打!”
陈果楞了楞,又打量了一下黄少天,问道:“你是……那个黄家的……少爷?黄少天?”
被戳了痛脚的黄少天一下子息了声,还没来得急做好心理构架怎么回答的时候,手机铃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陈果微笑着欠身就去了角落接起了电话。
无所事事的黄少天凑过去看了看叶修在翻阅的文件,瞥了一眼也就没了兴趣,刚起身准备随便晃悠一会儿,就见陈果挂了电话,走了过来。
“似乎有件拍卖品交付的时候出了点问题,虽然也是小事,不过正好你现在也在,要过去看看吗?”陈果蹩眉问道。叶修挑了下眉,合上了文件夹在嘴唇上点了下,起身伸了个懒腰:“行,走吧。”

黄少天也跟着去了,叶修并不避讳的样子使得陈果也就完全不在意,领着他们走到了后门。
俱乐部的员工看到陈果来了立马打了招呼,让出了道路。
在有点吵闹的人群中间,黄少天在陈果后瞄了一眼,似乎看到了被人压制住的一条人鱼,地上都是水,旁边还有一个碎裂了玻璃鱼缸,碎片在阳光下反射的光芒闪了他的眼。
听着似乎是卖主的男人和陈果的交谈,黄少天大概知道了似乎是运输过来交接的时候给人鱼打的安眠与麻醉突然失去了功效,然后原本通常应该都是是性格颇为温顺的人鱼在受到惊吓后挣扎了起来,使得现有的人手一下子没压制住连临时运输的鱼缸都被撞破了,当然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重点在于人鱼在挣扎的时候受伤了。
打个比方的话这就和一块精美的玉雕作品被磕了一个角,特别又是在这种拍卖时期前,价值无疑会大打折扣。
虽然怎么看都是委托的卖主那边的问题,不过一看那个卖主便能知道是想凭借着不知何处搞来的人鱼想大发一笔横财的投机之徒罢了,并不甘心就这么折了一笔钱,金钱之间的扯皮黄少天更是没兴趣,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的人鱼身上。
因为长时间的离开水,银色的鱼鳞光泽似乎有些黯淡,还沾了些许的尘土,比较明显的便是腰部被碎玻璃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鱼鳍也渗出了淡淡的血迹,顺着背脊蜿蜒而下,人鱼似乎还在挣扎,但是在几个成年男子的压制下完全不起作用,每次的挣动伤口都溢出一点血液,在银蓝色中弯曲出一条特别显眼的痕迹。
人鱼黑色的发丝湿湿地黏在脸上看不清表情,只能看到他紧咬着下唇,和压在地上的双手扣抓着地面,当压制他的人们发现人鱼这样的挣扎似乎使得手上也划出伤口时,拽起了他的双手,使得他整个上身离开了地面。
被迫使抬起了脸,发丝狼狈地贴在脸上,人鱼的眼神匆匆扫过周身人群,对上了黄少天的双眼,又移开了。

黄少天愣了神。
不知怎么的童年时的感觉一下子将其淹没。
小时候,站在水族馆的玻璃前,在灯光下水的波纹铺满了整个空间,变换着形状,变换着深浅,而人鱼带着一串的气泡就在他的面前游过。
那时候看到的人鱼是什么表情呢?
黄少天似乎有点记不得了。
他却还记得人鱼看他时候的眼睛,让人摸不透的心慌,什么也感觉不到。
那种空洞的感觉很难受。

浅棕色的眼睛里有着愤恨、惊慌,却满溢着抹不开的哀伤。
记忆中的一瞥和刚刚人鱼的一眼重合在了一起,黄少天猛然从回忆中的回过神来。
此时,不知是哪边的人,拿来了一支针管,在人鱼的手臂上进行了注射,大概是安眠或是安定立马生效,人鱼也没有了精力反抗,只能无力地被身边的男子拖拽着,放进了一边准备好了的另个玻璃缸里。
水立马带走了人鱼身上的尘土与脏物,显露出人鱼原本美丽的颜色与姿态,而伤口的渗出的血液在水中犹如丝绸展开,随着水流层叠或变化着形状,不久又晕成一圈淡红色。
黄少天忍不住上前走到那玻璃缸前,和小时候的自己一样,将手附上了玻璃,人鱼此时似乎没力气动作,只是就这样看着他,原本的愤恨惊慌都已经消失,纤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神却掩不住剩下的哀伤。
黄少天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和小时候看到的感觉一样,令人难受。
卖主还在试图向陈果坚持着这次的拍卖,高声地表示不会取消合同,看到黄少天的动作忍不住叫道:“你要干嘛?!离我的人鱼远一点!”
“你的……?”
黄少天皱眉思考了一下,开口道:“多少钱,我要了。”

评论
热度 ( 1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