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泡沫的维护方法 (02&03)

原本在一旁叼着烟刚准备点的叶修,听到黄少天的话忍不住顿了一下,挪了过去,站到了黄少天的右后方。
“怎么,你二叔够可以啊,一下子给了你那么多钱。”
黄少天头也没回:“没钱,快借我。”
正在点火的叶修手一抖,抬了抬眉毛。

卖主意外地看了看黄少天,打量了一圈:“你,要买?”
“对,报个价吧。”
“整数价。”
黄少天保持着“爷有钱”的冷高表情朝叶修那边凑了凑,悄声道:“借不借。”
“五倍。”叶修不紧不慢地吐了个烟圈。
“叶修你妹还有没有人性了?”黄少保持着脸上的面无表情咬牙恨恨道。
“你们在那边嘀嘀咕咕什么?要不要啊还?不要浪费我时间我还……”
“……五倍就五倍!”黄少天狠狠地瞥了叶修一眼,刚准备答应脸上挨了一个巴掌拍了整张脸。
“卧槽叶修你!”黄少天甩开了脸上的手刚准备朝叶修发火,却发现此时叶修越过了自己站到了前方,拿着烟的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最后对黄少天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这位兄弟,价可不能乱开啊。”叶修重新叼起烟,朝卖主淡定地笑笑。
“那你说多少钱?”卖主皱眉,看起来似乎也并不想彻底结束这次的交易。
“一半。”叶修伸出五个手指,“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你是来捣乱的吧?”卖主嘲弄地笑笑。
“哥从不是开玩笑的人啊。”叶修笑得比他更嘲讽,“1000万,恩,市价没错,但是这是市价吧。”
“你什么意思啊?”卖主的脸色沉了下来。
“1000万,一尾健康的人鱼。”叶修用烟指了指似乎正看着他们的人鱼道,“之前它怎么样我也没看见,但是……现在怎么也算不上是健康吧?”
卖主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出口。
叶修踱步到鱼缸,象征性地打量起了人鱼:“你看这大大小小的口子还真不少,特别这道伤口还真长啊,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呢?”而后装模作样地皱眉思索了起来,“我记得找个医生来治一下,那个医疗费也挺吓人的吧?”
“那……那也……没只有那么点价钱啊!”
叶修转过头来毫不意外看到卖主脸色更加不好看:“而且那时雌性人鱼的价钱吧,我觉得这尾人鱼挺好看的但是怎么看都是雄的?”


半价成交,人鱼在水缸里换了个姿势动了动尾巴。
黄少天楞楞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有你的啊?”而后勾住了叶修的脖子,“不过扇我脸的那下是不是打击报复啊有没有那么小心眼啊你不就是拿纸杯给你脑袋来了下暴击嘛最多双倍伤害你皮糙肉厚又不会有啥。”
“呵,不看看哥是谁。”叶修无视了黄少天后面的喋喋不休给卖主签了张支票,对陈果说:“帮我们运一个呗。”
陈果看着那个麻烦的卖主吃了瘪也挺高兴,招呼来了手下人道:“没问题啊,运到西边黄家的那个别墅吗?”
“不不不不不!”黄少天立马插了进来,“我给你们地址运到那里不用运到那边!”
陈果听黄少天报完地址,疑惑地看向了叶修,刚刚黄少天报的地址似乎不是什么别墅区和高端住宅,没记错的话应该只是块很普通的区域,不过看叶修没什么反应,陈果也就直接吩咐了下去。

当然陈果并没有记错,那的确就是个普通的小区,和一间很普通的房子,因此将这样庞大的鱼缸搬进去还花了不少的力气,黄少天忍不住感叹幸好房子也是新买的还来不及添置什么东西,否则能不能放下这么一个鱼缸还真说不准。
叶修也陪他回来了,此时拿着大惊小怪的眼神无声嘲弄着黄少天此时的住处,看得黄少天“蹭蹭蹭”地火大,不过看在欠了那么多钱和一份人情的份上忍住没发作。
在过来的路上叶修让黄少天给“大眼”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帮忙看看,毕竟人鱼这种娇贵生物外行人的确不敢随便折腾。

在等专业的医生来之前,两人也只能在房子瞎转悠浪费时间。
叶修忍不住又跑到阳台去抽烟了。
黄少天在客厅忍不住盯着他的人鱼看。
人鱼似乎也还没什么气力动,就这么定定地回看着盯着自己的人。
黄少天知道人鱼并不会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当时只是就这么看了一眼,他就有了这样一个冲动,想买下来,想要拥有,这是……他的人鱼。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黄少天忍不住想起神话传说里的人鱼,也许该叫做海妖,那些有着迷人的嗓音却用着这种甜蜜的武器诱惑着船只触礁然后猎获着水手生命的生物。
你是不是也能这样呢?
手不自觉地在玻璃上在他的视角里抚过人鱼的脖颈,黄少天自己笑了一下。
然后黄少天似乎看到了人鱼眨了眨眼睛,抬起了手,纤白的手指间有着薄薄半透明的薄膜,触在了黄少天手的位置。
只是手指的碰触,还隔着厚厚的玻璃,明明连热量都传递不到,但是黄少天的觉得自己如触电般无法行动,看着人鱼的手指划过他掌心的位置。

“叮咚。”
黄少天猛地抽回手,抓了抓脑袋,一溜烟地跑去开门了。


==============


来的正是被一通电话狂呼来的王杰希,因为和叶修黄少天两人私交不错,也就立马到了。
“啊呀啊呀王杰希你总算来了我看着人鱼那个伤口一直流血有点可怕你快点来帮忙看看呗。”说着也不待王杰希换下鞋子就把他往屋里拖。
“嘿,大眼你来了啊。”叶修从房间里探了出来。
说起来“大眼”还是在王杰希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的时候被取的绰号,旨在笑话他两只不对称的眼睛其中一只特别大。而在王杰希显露了他的学识和医学方面的天赋,有了一点名气和师兄方士谦一起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后这种嘲弄的绰号早就无人会当面提及,也就叶修这个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仗着自己是老相识,对此毫不避讳不说,还乐此不疲地继续这样称呼着。
被叫了绰号的王杰希也没太大反应,看了也不知道是骚包还是颓废的姿势靠在门框那边招手的叶修一眼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
把人鱼放在鱼缸里并不方便医治,三个人一起将人鱼运到了浴缸。
原本黄少天生怕人鱼再次挣扎起来使得伤口变得更加糟糕,却意外发现人鱼此时很乖顺,甚至在他怀里时还抓住了他的手臂。
黄少天有点惊讶地低头看了看人鱼,正好又对上了人鱼那漂亮细长的眼睛,映在了人鱼的淡色眼眸里,黄少天就和上课被抓包的小学生似的立马撇开了眼。

结果视线又停留在了人鱼抓着他的手上。
人鱼似乎只是下意识地抓着,也没用力,但是指尖泛起了一点白色。不轻不重的力道再加上黄少天手臂上衣物被一点点洇湿,有点痒。
说不出是手臂还是心里。

衣裤最终被弄湿了一大片,帮忙搭把手的叶修衣服也湿了个通透,直接去黄少天的房间拿了衣服换,黄少天却懒得去,就蹲在一旁看着王杰希检查人鱼的伤口。
“人鱼其实我接触得也不多,大概就看过两三次。”王杰希检查着人鱼身上大大小小的划伤一边说道,“我也不确定人鱼会不会有特殊的药物过敏的问题所以我先按照以前的来。”
说着王杰希开始给人鱼的伤口消毒,黄少天看着人鱼皱了皱眉,甩了下长长的鱼尾带出了一串水珠子,噼里啪啦地溅在浴缸旁。
“假如它动得厉害你稍微压一下。”王杰希开始着手给那道血肉有点外翻的狰狞伤口消毒。
黄少天皱眉伸手覆在鱼尾上,凑近了越发觉得那伤口渗人,连鱼鳞似乎都掉了几片。
“大眼你行不行啊,不行让老方来呗。”叶修换完了衣服趿拉着拖鞋晃进了浴室,“哟,少天,你这就摸上了啊,有点心急啊。”
“啊?”
黄少天一下子没跟上叶修的思维楞了下才炸:“喂喂喂叶修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这不是怕人鱼待会儿动了扯了伤口合着我就是这种人嘛!”
叶修充耳不闻地蹲在了黄少天的旁边看着黄少天的手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得意味深长,让黄少天头皮直发麻:“嗯,位置不错。”
思考了几秒叶修在说什么,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压在了……人鱼的……臀部?
不对不对不对怎么能被叶修这个混蛋带跑呢这个地方不应该是鱼的脊背么?手边就是鱼的背鳍不是哎呀背鳍的颜色可真好看……但是按照人的生理结构来看……黄少天咽了咽口水,自己的确是把手按在了人鱼的臀部上。
思及此黄少天一下子红了脸尴尬不已,一时之间手拿开也不是不拿开也不是。
靠靠靠真的被叶修带着跑了你还行不行啊黄少天,快清醒啊黄少天!快活过来啊黄少天!
黄少天对自己进行着洗脑。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脸红到耳根笑得更得意,然而没得意多久就被人鱼尾巴带起的水珠串儿甩了一脸。
摸了一把脸看到黄少天毫无形象地在一旁爆笑,叶修摇头感叹着今天怎么都和自己的脸过不去又回了黄少天的房间再换衣服了。

“好了。”
看到王杰希褪下了手套,黄少天在心里松了口气。人鱼在医治期间也依然特别安定,只有在最后处理那道大伤口时才有一点大概是因为疼痛的抽动。
王杰希最后给了黄少天几盒药物,道:“假如真的出现什么过敏现象你再找我或者士谦吧。”
黄少天抓着王杰希谢了好久决口不提医药费把人送了出去。

从下午开始到现在大晚上的,折腾了这么久,黄少天也懒得再和叶修出去吃饭,一看叶修也懒洋洋得不想动作,随手叫了外卖。
黄少天看着客厅的鱼缸,踹了踹在一旁沙发上躺尸的叶修道:“再帮我去搞个专门的鱼缸呗。”
叶修一动也没动。
“喂喂喂,不就暂时没钱嘛,继续五倍记账上还怕我赖你帐不成,我黄少天是这样的人嘛?!”
叶修抬眼看了看他:“嗨哟,那五倍你还当真了?”
“啊?”
“哎呀那五倍说好了啊,这感情好,还给我创收。”
黄少天顿了顿,看着叶修磨磨唧唧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后,抓了抓头发,呼了口气,认真道:“叶修,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呵呵,行,我记着了。”叶修也没多在意的样子,伸了个懒腰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走了啊,鱼缸大概明后天给你送来。”

送走了叶修,黄少天趴回床上后就被立马疲惫感给淹没了,原本上午就在公司里干了不少体力活,之后更是没停过。“终于能安心休息了”的想法一冒出来,沾到了床后,自己差点就这么睡了过去。
在睡之前……黄少天把自己推离了床,走回了浴室,准备给人鱼换一次水。
“啊啊啊真是对不住你啊只能让你在那么小浴缸里凑合凑合了。”黄少天也不管人鱼听不听得懂,打开了浴霸后又去调水温,“我记得是和热带鱼似的需要温水的是吧也不知道浴霸能不能行你又受伤了也不知道就这样会不会感冒……”
黄少天停了一下,看了看人鱼,人鱼正歪着脑袋看他,接着道:“人鱼会感冒吗?应该会吧感觉你们那么难伺候的样子当然我不是嫌你麻烦啊不过你刚受了伤真不让人放心。”
人鱼露在外面的尾巴甩了一下又回到了水里。
“谢……谢。”
“不用谢啊客气什么这不就是我养你……么……”黄少天如同中了僵直debuff,原本困乏的消散殆尽,用回放一般的慢动作,一卡一卡地转过头看向了浴缸里的人鱼。
等等。
刚刚是啥……?
幻觉?幻听?
还是……他的人鱼……开口说话了??!!

评论 ( 1 )
热度 ( 10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