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泡沫的维护方法(04&05)

黄少天张了张嘴,一个音节也无法从嗓子里挤出来,原本的困顿和疲惫也被突如而来的声音一扫而空。
人鱼把头靠在自己的手臂上,看着黄少天兀自敲起了脑袋,然后突然抱住了头,再猛地回过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你刚刚说话了……?”
人鱼眨了眨眼睛。
“你会说话?!”
人鱼思考了下点了点头。

黄少天觉得自己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了。
不是说好的人鱼不会说话嘛!那刚刚自己在一边的自言自语岂不是很蠢?!
虽然黄少天在脑内懊恼地暴走刷屏,不对,也许已经把那些表现化作了表情印他脸上了,但是压抑不住的,有种奇怪的欣喜感如被风拨撩的烛火般在内心跳跃起来。
他的人鱼竟然会说话。

在确认了不是幻觉之后,黄少天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震惊和那无法言喻的一丝雀跃似乎带着全身的血液冲击了他的头脑,将他的理智与逻辑冲得七零八落,冷静下来后,他反而有点记不清刚刚的对话和他的人鱼说话的声音。
黄少天手足无措地蹲在在浴缸的旁边,抓了半天脑袋才开口道:“你,你好啊!我叫黄少天,草头黄少年的少顶天立地的天不对就算你会说话你也可能不知道怎么写但是你都会说话了搞不好也会写字呢……”
“……少天?”
被叫了名字的黄少天就如中了定身咒一样陷入了僵直与沉默的状态,人鱼的声音还有点沙哑和生涩,大概是还不习惯开口说话的样子,每个字都念得很小心,声音轻轻柔柔就像是泡在了和体温相仿的水里,明明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动作间却能触到水的质感并被流水抚慰。
声音……真好听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瞬间就理解了为什么水手们会被塞壬的歌声所迷惑,被这样的声音邀请,面前就算是地狱也忍不住想跨一跨试试。
不对……他的人鱼才不会是那样的生物。

“少天。”
人鱼似乎觉得这个发音很有意思,又念了一遍,黄少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通了电一般从头到脚地颤了一下,而“罪魁祸首”又甩了一下他好看的大尾巴,也不知是不是他多想了,人鱼甚至有些期待地看着黄少天的反应。
读“天”的时候黄少天似乎还看到人鱼的脸颊有个小小的酒窝,人鱼似乎心情也很好的样子,细长的眼睛弯弯的,就像在笑一样。
明明就是在笑吧。
……真好看。

黄少天觉得自从他遇到这条人鱼起就不对劲了,此时更是如同中了什么魔咒一般。
无论是声音还是那个无法明确的笑容,都化作了咒语,不知不觉之间就把黄少天死死地困住了。
魔咒的效果……是魂不守舍……?
还是一种意乱情迷?
但是黄少天觉得那不会是一种负面状态,却是一种无法描摹的情绪和从内心满溢出来的情感,无论是那个形容词,他都觉得无法完全形容现在的自己。

那天晚上最后的最后,黄少天甚至不记得昨天和人鱼说了些什么自己又是怎么从浴室里走回卧室的,他只能记得当时浴霸的温度让他有些发汗,偏黄色的灯光让整个浴室都打了柔光效果似的,使得人鱼原本的银色染成了一层淡香槟色,而那声“少天”更是占据了他的整个梦境。

当他第二天早上去看人鱼的时候,惊讶地看到人鱼似乎在睡觉,然后黄少天才反应过来人鱼当然会睡觉,自己大惊小怪得有点可笑。
他放轻了脚步,并不想惊动熟睡着的人鱼,小心翼翼地将从叶修那边打劫来的人鱼食物放在了浴缸旁。
突然想起来昨天整个人混混沌沌地说了好久也说了好多,但是竟然忘记问他有没有名字。
不过没事,时间还长,就算他没有名字自己就给他取一个,想到这里黄少天突然有点激动,似乎是一件很重要又很荣幸的事情就这么落在了他的身上。
黄少天看着人鱼黑色的头发碎碎地盖在他脸上,呼吸绵长安稳,只是嘴唇似乎有些干涸,果然长时间在空气里对他来说并不是很好,他似乎应该催一下叶修。
犹豫着要不要在人鱼的身上洒一点水,但是这样的动作也必然会将他吵醒。
还是算了,黄少天想着检查了下人鱼的伤口有没有开裂后又轻轻地退了出去。
果然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最后黄少天决定把客厅的三分之一都做成控温水池作为鱼缸。
叶修听完挑了眉表示黄大少爷你还颇有创意啊,人鱼养着还不够打算与之共同戏水吗?
黄少天哼唧了两声懒得反驳,心里想着愚蠢的人类我的人鱼可是有智商的,怎么可以让你们这些凡人可以理解我的用意呢!做成水池没事就能和他,不对,教他说话了。
黄少天已经发现了人鱼听得懂他的话,只是不怎么会说,稍微长一点点的句子都要思考一会儿才开口。不过没事,黄少天觉得自己可以每天都和他说话。
叶修咬着烟头看着黄少天诡异地得意起来神奇活现的样子不置可否,当天下午就找人把控温水池弄进了他的客厅,因为重新排管子改排水系统实在太麻烦也需要时间,于是直接在房间里外接了水管,虽然这样的改造着实不美观但是对于换水什么的必要程序来说无疑是方便了很多。
黄少天才不在意这么点观瞻。
有人鱼看还不够还需要看什么装潢吗?

====================


人鱼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新“家”,在里边游了几圈后趴在了水池边,开始对电视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当然人鱼并没有表现得很明显,大多数时间都还是看着黄少天在那边忙东忙西地整理东西,只是黄少天注意到了人鱼时不时会看向屏幕变换的画面。
也是,对于人鱼来说这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都是他以前从来没接触过也没什么机会接触的东西,况且,他还和普通的人鱼不一样,似乎有着和一般人类相同的智商。
这大概已经脱离了单纯的饲养关系了。
黄少天觉得,他的人鱼现在就和孩童一般,需要这么一个人去带领他看看这面前的世界。
而这样一个人,正会是他自己。黄少天忍不住内心的愉悦扩散到脸上构成一个得意的笑。

之前黄少天问了人鱼他的名字,人鱼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文州。”
其实原本黄少天自己也说不好自己是希望他有一个名字还是没有,但是当他知道了答案,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没有缘由小失落的,不过这了没让他多想个几秒钟就感叹起了他的人鱼名字连也好听。
黄少天刚想开口问是哪个“文”哪个“州”才发现自己又差点问了一个不应该会有答案的问题,于是问题在嘴上转了个弯,问道:“谁给你取的吗?”
人鱼少见地微微皱起了眉低了头,长久的停顿让黄少天以为人鱼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刚准备再起话头就听见人鱼不确定道:“爸爸……?”
什么?!爸爸?!
黄少天用了极大的自制力才没有让自己立马反问出口,看着人鱼依然在思考。
“也不算……”人鱼又咕哝了一句。
黄少天觉得大概是人鱼搞不清楚一些词汇了,也许他可以多问一……
“咕噜……”
为什么这个时候会肚子饿了?!!!!!
虽然的确也是要吃饭的点了,黄少天抓了抓脑袋看到人鱼笑着看向了这里,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只能假装咳嗽了几声跑去“做饭”读作“落荒而逃”了。

冰箱里也没什么食物就一些原料,黄少天也实在不想再吃一顿外卖,于是决定挽起袖子自己下厨。
对,黄少天会做饭,大概就是比“能吃”的程度好上那么一点,违心一点的话勉强还能称赞一句的水平,反正是自己一个人凑合着吃的,黄少天自己当然也不会在意。
看着还有一点火腿肉可以切了直接吃,黄少天就准备炒个蔬菜炒个蛋凑合着一顿饭了。
先切了块火腿肉叼着垫肚子,黄少天洗了下菜就发现人鱼在客厅似乎一直看着他这边,嗯……现在应该叫文州了。
也是,估计对他来说做饭也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

只是炒两个菜还是很快的,倒了油热个锅的间隙切了火腿肉,蔬菜炒炒蛋也滚一滚,三下五除二就能搞定了,装了盘,一手拿一个中间稳稳地叠一个,黄少天端着三碟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着自己做的红黄绿三色成品还挺满意,起码色相不错闻起来也不错,就算打分按照色香味来,也已经占了俩妥妥及格了。
餐桌就在客厅的旁边,黄少天扒拉了两口饭就看到文州依然靠在水池边上,看着他,看着他……
虽然黄少天一直觉得自己长得挺帅气的,但是也禁不住这么看啊!
或许……大概……可能……是不是他也想吃……?
黄少天脑内闪过了这样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然后越看越觉得文州似乎在看自己“出产”的食物。
看来真的是了。
黄少天突然觉得有点好笑,平时那么淡定优雅的人鱼现在竟然对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饭菜馋了起来。
刚想起身也给他喂点,突然对于人鱼到底能不能吃这种食物陷入了纠结,黄少天并不记得自己查的资料里有关于饮食这一条?
大不了再把王杰希叫来呗!

黄少天花了半分钟都没有,打定了主意就往碗里夹了点菜走到了文州的身边。
“要吃吗?”
点头。
内心升起了异样满足感的黄少天夹了炒蛋喂给了人鱼,黄少天有点庆幸今天做的是炒蛋,怎么炒都不会难吃,而且这次似乎做得还挺嫩,黄澄澄的感觉特别诱人。
人鱼侧着头小心地咬了一口,微微地眯起了眼睛,表情带着点满足的小欣喜。
黄少天又看到了他的酒窝,简直一弯陷在了他的心里。
“好吃。”
听到夸奖黄少天也不免老脸一红笑了笑,文州似乎也有点饿了,几口吃了炒蛋似乎并没有满足,黄少天看在眼里,也顺势坐在了沙发上,顾不上自己吃,心甘情愿地一口口喂起了人鱼。
突然想到这似乎是人鱼第一次吃人类的食物,黄少天觉得竟然是自己做的还可能欠了点火候的家常菜果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趁着文州还在咀嚼,黄少天直接用手又拿了片火腿肉咬了一口,看着不知道在放什么节目有点吵闹的电视机,琢磨着要不要换个台。

凉凉的触感从手臂上传来,黄少天一惊回过头去,看到文州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的手拉了过去,咬了口他手上的火腿肉。
人鱼的体温原本就偏低,文州在空气中晾了那么一会儿,仍然半干不干地带着一点水汽,不过黄少天有点意外人鱼的嘴唇竟然也那么凉。
愣愣地看着文州又抓着他的手,又把指间的那一小块也咬走,似乎不想放过一点残留,在他的指尖舔了下,黄少天和烫了手一般立马缩回了手。
文州似乎并没在意,依然很享受食物的样子,尾鳍在水里悠闲地滑动带起一圈圈涟漪。
黄少天觉得指尖有点烫。
他摩挲了一下手指,原来人鱼的体温也没有很低啊。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之后的喂食活动很顺利,除了黄少天忍不住瞥了那么几眼人鱼的嘴,和……唇。
把文州喂饱之后,黄少天才继续了自己的进食,而心满意足的人鱼在水池里又游动了起来,疑似消食运动。
文州吃完之后,再次夸赞了食物的美味,不过在最后添了句:“比之前吃的东西好吃。”
当天晚上的垃圾箱里就躺着人鱼之前的食物。
黄少天决定,以后自己吃什么都不会少了人鱼一口……也许,自己也要练练厨艺了。

评论
热度 ( 8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