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泡沫的维护方法(06&07)

自从说好了和人鱼一起吃饭以后,黄少天终于把餐桌也架在了水池边。
人鱼指尖的薄膜让他没有办法使用筷子,黄少天给他特地准备了叉子和勺子,反正每顿饭的菜都是黄少天夹的,当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过就这么几天下来,黄少天还发现了比如文州喜欢吃甜一点的食物对辣的不行,还和小孩子似的对各种零食都情有独钟,偶尔还会因为吃了零食吃不下饭让黄少天觉得哭笑不得。
出于对人鱼的健康考虑黄少天毅然决然地限制了文州吃零食的量,然后发现限制的当天人鱼虽然面上没啥反应,却花了平时一倍的时间沉在水下自顾自吐泡泡玩。
幼不幼稚幼不幼稚!!!
黄少天暴走。
算了,他还不懂,自己怎么能和他计较呢……
不过黄少天不会说自己最终认输松口放宽了那么一点点对于零食的限量。

当然开始投喂了人鱼日子也还是这么过,真要说起比较明显的区别的话,大概除了黄少天的菜谱上少了鱼这种食材。
所以当有那么一天文州看着电视的美食节目,问“少天你不喜欢吃鱼吗?”的时候,黄少直接把喝到一半的水喷了一道彩虹。
“咳咳……咳咳咳咳咳……”黄少天被呛得够狠,抽了张餐巾纸捂了嘴咳了好久,待气顺了点后抄起拖把拖起了地,自从人鱼在客厅了以后拖把也就放在了客厅打扫溅出来的水,现在黄少一手拖把可是使得熟门熟路,老练非常。
“咳哼……文州你……”黄少天一边拖着地一边斟酌着字句开口,“你……不忌讳……?”
“忌讳?”人鱼把下巴搁在了手臂上,看着黄少天三下五除二地打扫干净地板,“忌讳什么?”
“……”
“你想问我会不会觉得吃鱼很可怕?”
你这不是知道嘛?!黄少天在内心咆哮,可是看着人鱼弯弯的眉眼和眼底的笑意又一下子泄了气,随意地往沙发上一靠道:“是啊是啊我可好奇了,文州大大你快点告诉我你的想法呗。”
“嗯……”人鱼换了个方向搁脑袋,“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大鱼吃小鱼’?所以我没啥感觉呢。还是说……”
黄少天感觉人鱼似乎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拨拉着他的头发,回过头看向话说一半的人鱼。
“少天觉得我和那些鱼一样?”
“怎么可能!!!!”黄少天立马反驳。
何止是一般的鱼,在黄少天心里,他的文州和其他的人鱼都不一样。
“那不就行了。”人鱼轻笑了起来,笑得和春天的风吹过一样,直吹得黄少天红了脸。
黄少天用手抓顺了刚被人鱼搞乱的头发,装着咬牙切齿地恨恨道:“下顿就吃鱼,清蒸黄鱼红烧鲫鱼白烧鳊鱼干煎带鱼面托馒头鱼之后换鳜鱼鲶鱼青鱼都轮一遍再加上鱼头汤!”
“好啊。”人鱼终于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少天做的我都吃。”
再次被暴击套上了沉默debuff。

黄少天发现自从人鱼能顺利掌握语言技能了以后,自己就经常被堵得不知道说什么。
虽然通常都不会是窘迫,而是感觉内心漂浮起了那么一串气泡,被他轻巧地一一点破再各个爆开的感觉,给他的心脏带来那么一点颤动。
无论是文州笑起来会弯着的眉眼,还是嘴角那淡淡的一弯酒窝,亦或是他的话语声音,甚至是一举一动只是摆一下他的大尾巴,都会带出那么一串的泡沫。

工作也逐渐迈上正轨,创业也许有点困难但是有着以前的人脉似乎也并没有那么困难,离家出走又不是断绝人际关系,况且黄少天毕竟是黄家的长子其中给他方便的人是不是存着些什么心思黄少天自己也清楚,不过这种事情以后再想也来得及。
每天下班回家都会得到文州笑着对他说:“欢迎回来。”
他则会回一句“我回来了”就去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饭。
这都没有什么不妥,只是黄少天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缺了一段什么东西直接迈入了……
婚后生活??
这个认知着实把他自己吓了一大跳,差点直接剁到自己的手,黄少天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袋太活跃也不是很好。
不过的确,黄少天自己就这么心甘情愿地照顾他,饲养他,投喂他,教他说话陪他看电视聊天甚至教他如何用平板电脑打发时间。
黄少天回过头去看到人鱼正如平时那样趴在水池的边缘,在看平板电脑上什么东西的样子,似乎注意到停了声响,抬头看了过来,微微笑了一下。黄少天也忍不住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摸了摸鼻子回过头去继续做饭了。
算了,这个也以后再想好了。


=============


黄少天想着是不是可以教人鱼认字。
他花了一个晚上在平板上琢磨着app软件,试图挑选了一些幼儿识字软件试试。但毕竟应用商店铺满各色的选择让他一时之间引接不暇,但也只能一个个试试过来看看效果。
当他把花了第二个晚上吧自己精心整理的app和制定计划安排给人鱼看的时候,人鱼再次歪了歪脑袋,点了一个视频播放器道:“我觉得看看带字幕的电影还挺好用的。”
黄少天看着人鱼恰如其分的微笑觉得他的人鱼似乎很隐晦地鄙视了他的智商。
还顾及了自己的心情吗……黄少天默默捂住了脸。
之后黄少天决定亲自上阵教他的人鱼拼音

“说起来文州,你的名字是哪个文哪个州啊假如没有定的话要不要我帮你挑两个字?”黄少天教着人鱼关于拼音的如何使用突然想起了人鱼的名字问题,“这样说起来之前你说的爸爸又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你爸爸也会说话?”
“并不是爸爸,你也知道人鱼是要靠人工繁殖的。”人鱼说起这些事情一直特别淡定,似乎完全不介意的样子,在平板上黄少天打的“wenzhou”下出现的选条上看了一会儿,点了“文”“州”两个字,“假如只是把我养大就是爸爸的话他的确算是我的爸爸了吧,恩……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两个字吧,看到过几次,大概是这个形状的。”
“‘文’‘州’么,不错的名字啊!”黄少看着两个字感叹道,“所以给你取名字的是……养你的……研究员之类的?”
“恩,应该是的,毕竟人鱼大多都还是不会说话识字吧?”人鱼停顿了一下,再补道:“起码那时候我身边的应该都不会。”
黄少天看着人鱼依然淡然,连嘴角的那一抹弧度都没有变。也许当时的文州还很小,黄少天又开始控制不住他的脑袋想象起了人鱼小时候的样子,但是那么小小的柔软的很聪慧又与众不同的人鱼,却无法和其他人鱼交流。
“没办法交流……吗?”黄少天有点讨厌自己这次嘴一下子快过了脑子。
人鱼似乎也听懂了黄少天突然冒出的话,无奈地笑了:“恩,完全没办法呢。”
黄少天觉得自己有被人鱼的话涩了嘴,开口也不知道说什么。他有点在意人鱼过了多久这样的生活,但是又觉得有点无法想象,明明能理解很多事情,甚至想知道更多的东西,但是依然只能在那么一隅。
人鱼正好没有抬头,也没看到黄少天的样子,接着道:“现在回想起来,每天在水里游来游去也挺没劲的,所以那时候就特别希望爸爸过来看看呢。”
“所以爸爸是怎样的……?”黄少天看着之前平静的水面因为人鱼摆动鱼鳍的小动作又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姓方,一个很温柔的人。”人鱼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笑,虽然黄少天觉得笑得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但是总觉得有点……”
“可惜呢。”
人鱼依然垂着眼,指尖似乎只是在平板上随意地滑动些什么,黄少天确信了他的感觉没有错,人鱼此时的笑带着一点哀伤,只是那么一点。但是就如一滴墨水跌进了清澈的水池子里,渐渐地散了开来,也许最终会化在水里无法辨认也就这么看不出了。
黄少天觉得心被拉扯了那么一下,他不知道该不该问下去,问问看人鱼为什么感到可惜,却再次无法开口,但是就是想给他那么一点安慰。
那么稍许的一点也好。

在黄少天拥住人鱼的时候,人鱼惊讶地睁大了眼,复又回复了平时那种淡淡的笑,他歪了脑袋似乎躲开了黄少天的扫在他脖颈上的发梢,然后靠了回去:“衣服弄湿了。”
“不怕我现在也都湿习惯了最多也就再去换件衣服反正也是要洗的衣服,以前泡水时间久点啊皮肤就会皱呢现在感觉自己特别禁得起泡……”黄少天其实也被自己下意识的动作下了一跳,拥住人鱼触碰到他皮肤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愣住了,僵硬的感觉从手臂一直延续到了指尖,唯独剩下嘴皮子依然利索,不停地说着什么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然而人鱼偏低的体温在空气中冰冰凉凉的,从肌肤贴合的地方传来的温度和触感,都无时不刻地在提醒着黄少天此时的状态,黄少天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红了脸,不敢拥紧却也不那么想松手。
所以在得到人鱼的回抱的时候黄少天又吓了一跳。
人鱼的动作很轻,只是回搂着,但是带出的水依然洇湿了黄少天的衣服,有点凉,又觉得很热。
“谢谢。”就从耳边传来了话语,相贴的距离使得黄少天甚至能感受到人鱼说这句话声音的微微震动,气息就这么噗在他脖颈后,带起一串轻轻战栗感。
满溢的又不知名的感情无处宣泄,化作了鼔擂般的心跳声直击胸口。
人鱼结束了这个拥抱,给了黄少天一个眯起眼的笑容后又低头看起了之前的东西。黄少天看着人鱼脸上疑似的浮红,觉得有点高兴。

===============
无责任小剧场:
黄少:说起来那么其他人鱼有名字吗?
文州:当然有啊,比如:文清,文逸,文和,文婉……
黄少:等等?!怎么都是文?
文州:因为爸爸说算到我们这代是文字辈啊^^

评论 ( 18 )
热度 ( 8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