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泡沫的维护方法》三次衍生】体检

坑蒙拐骗来的番外点十个赞,让我来打个黄喻tag,被坑到不负责【。

正在喻入...:

【黄喻】泡沫的维护方法 的一个短短的三次衍生片段,只是在本文特定的设定下的再次脑洞产物,OOC必须肯定一定有。
如果和@镜像 gn的设定有任何冲突请以@镜像 gn为准。

【虽然是黄喻文的衍生物但是黄少没有出现所以标签就只有喻队啦~】

《体检》

“体温正常。”

“血压正常。”

“心电图正常。”

“脑电波正常。”

“胸透正常。”

滋滋的电子声从检测舱的四面八方传来,伴随着透过舱体从外部漏进来的人声。人鱼睁着眼睛僵硬地躺在并不算柔软的床上,舱内干燥的环境让他身上的水分渐渐挥发。虽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到这个地方,但眼前冰冷的检测舱内壁和身上捆绑的各种传感仪器还是让他紧张,他只能尽量让自己维持着平躺的样子,连尾鳍也安分地展开着一动不动,只因为听说这样能更快一点结束。
虽然别扭,但他并不讨厌这个被称之为体检的过程。

“身长172厘米,体重42.3公斤。*”

不过捕捉到了“身长”和“体重”这两个单词的发音,人鱼闭上眼睛,长长地舒了口气,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一如往常的,机械床震动了一下,开始缓慢地沿着滑轨向外移动。
“下午好,文州。”前半句还带着不同空间的距离感,后半句小人鱼已经被连人带床拉出了检测舱,穿着白色研究员制服的人靠了过来,用湿润的大毛巾他包裹住往怀里一带抱离了机械床,还小嘀咕了句,“又重了。”
人鱼慌忙地拉住了他的肩膀,刚刚稳住身形,想抬头对抱着他的人笑一笑,忽然一只手就被扯下来拉开,随后就是小臂上猛地一疼。人鱼回头正好看见吓跑实习生拿小棉球压着把针管从他手臂里拔出来,白衣的研究员很自然地接手按住了棉球,赶紧把他抱到了一边的防水床上,熟练地用护创胶固定好伤口上的脱水棉。
实习生把血液样本注进试管里,说了一句什么就离开了房间,有点避之不及的样子。
人鱼歪头好奇地看着他碰上门,直到研究员扳着他的下巴把他脑袋转回来,注意力才转移回白衣青年身上。为了表示对这样粗暴对待的不满他“恩”了一声试图扭开头,熟悉他每一个动作和声音含义的研究员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又用一样的动作,再次把他脑袋转回来。
两双眼睛对上,小人鱼本能地感觉到有点奇怪,想再次逃开,却发现这次挣脱不了了,按在下巴上的力道极重极重。
研究员见他不动才松开了手,按上了眼皮让他的眼球尽可能地露出来,打开小手电对准瞳孔照过去。
人鱼的瞳仁猛地收缩起来,光源外的一切都没入沉沉黑暗之中,面前熟悉的脸也像渐渐失色的胶片变得阴郁暗淡。人鱼好像是第一次注意到这个过程,心里莫名产生了一点异样。

这个人一直是这样的吗?

人鱼的记忆里浮现出这个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从来就是一副嬉皮笑脸没正经的样子,似乎从来没有把“体检”做得这样一丝不苟、细致认真过。
眼、耳、鼻、口腔、咽喉……检查的项目依次被勾除,圆珠笔滑到检查表的最后一项,终于再没有地方可添写。看着与往常并无异常的数据,年轻的研究员不自觉地就叹了一口气。
“恩……?”人鱼发出了一声代表疑问的长音。
他回头才看见他的小人鱼保持着检查结束的姿势,歪着头,见他看过来,拍打了一下尾巴,显得高兴又有些毫无防备。
就人鱼的年龄来说,文州还介乎孩子和少年之间,却已经能够预见将来的样子。致密整齐的鳞片、在水中肆意舒展的鱼鳍、缓慢地摆动着的的尾巴……
研究员拖着椅子靠到防水床前,两人的视线刚好在一个高度,他看着人鱼色泽略淡的瞳孔里映出了自己。
虽然是想要笑,可是被球面扭曲的脸上怎么看都不像是笑容。
他慢慢地以尽量不会惊动到人鱼的速度把脑袋凑了过去——事实上这完全没有必要,人鱼至始至终都安静地用带着善意的眼神注视着他——最终把额头靠在人鱼冰冷的额上,伸手抚摸他湿润而略带凉意的后颈,非常轻地耳语着:“文州呀……文州……要是没有给你起名字就好了……”
听见自己的名字,这个一向显示出与众不同的孩子似乎有所领悟,小心翼翼地把手搭上了他的胸口,细长的指有着冷血动物一般偏低的温度,隔着质地有些粗糙的研究服慢慢挪动,直到形成一个搂抱的动作,像是在安慰。
正是这样的亲近却让年轻的研究员猛地心里一紧,表现在外则是虚靠着的动作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拥抱。
“要是我没有把你教成现在这样……要是没有教你亲近人……”人类的气息随着越来越快的语句散开在人鱼的的脸颊脖颈,温暖和湿润还有这个人的声音念出的似懂非懂的语言都给了人鱼熟悉而安心的感觉,并且在那之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文州的心里酝酿。
“要是你不习惯……不,就算你习惯,对一条人鱼……一条人鱼……怎么可能……”
尽管眼前的人的语句越来越零碎,文州却好像越来越明白这个人现在在说些什么。
不是单纯的开心和不开心,舒服不舒服,是更加……更加难以叙述的……人类的感情……
文州觉得他好像能体会了。

很不开心,很不舒服,他觉得他要做点什么。
一个从未在这副嗓子中震动过的音节凝聚了起来:“花……荒……”

“老师,血检报告我放在您的……诶?”去而复返的实习生的声音忽然穿了进来,盖过了人鱼细小的嗓音和他老师低声的耳语,“您还没……还没结束吗?”
年轻的研究员,松开了怀抱,回答道:“已经好了,我就去看报告……你帮我联系那些人来带他过去吧。”
“恩,好的……”实习生应了声,马上又消失在门外。
研究员随即也站起来,直视着文州。
文州觉得他有话对自己说,然而研究员却只是这么看着,脸上那种小人鱼现在还无法理解的表情慢慢消失,最后拍了拍他的肩,就离开了房间。

那个完整的“方”的发音最后被卡在了人鱼的喉咙里。
他想下次吧,我会学会怎么准确地念出这个名字的。

人鱼有点期待下次“体检”快点来到。

—end—
*身长和体重,因为考虑到尾巴和尾鳍,写得比同时期的人类长很多但是没有重很多。

评论
热度 ( 10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