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泡沫的维护方法(08)

其间王杰希来看过两次,最后找了一天来帮人鱼拆线,还要检查下伤口最后的愈合情况,叶修不知怎么的知道了这消息也就跟着王杰希一起蹭了过来。
在确认了人鱼并无大碍以后,王杰希似乎还有什么另外的安排也就很快地离开了,剩下原本就不知道跑来干嘛的叶修继续窝在沙发那边看着黄少天安顿着人鱼。
黄少天也懒得管叶修在那边干什么,不如说他也管不动叶修大爷心情如何及今日打算,自顾自地给人鱼颇为熟练地换起了水。人鱼乖顺地靠在一边,看着黄少天的动作,等到黄少天停下来的时候游过去靠在了他的手边。
习惯性地想和人鱼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黄少天有点犹豫要不要让叶修知道他的人鱼拥有智商并且可以说话这件事,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黄少天的视线就落在了人鱼刚刚拆了线的伤口上。
那道原本狰狞的伤口已经收起它的爪牙,缺失的鱼鳞也开始长出了新的覆盖了过去,就是沿着腰际向上的那大口子,虽然长合了起来,但是留下了白色浅浅的疤痕。
黄少天摸了摸那疤痕,还是觉得有点心疼,人鱼似乎被这样的触摸戳到了痒痒肉,缩了一下,用鱼鳍拍了下水面,再靠了回去。

叶修看了他俩一会儿,走到了黄少天的身边,蹲下身子和人鱼持平了视线,也看不出他想要做什么。人鱼也没移开视线,带着一丝的好奇和看着有点没精神的叶修对视了起来。
“你好,我叫叶修。”
黄少天原本拿了毛巾正擦着手,一抖差点甩了毛巾,惊讶地看着叶修神色淡定地对着人鱼打起了招呼。
人鱼侧着看了叶修一会儿,游到了叶修面前,歪了脑袋道:“你好。”
不知怎么回事,场面静默了一分钟,叶修挑了眉回过头对黄少天道:“我勒个去,这人鱼还会讲话?”
你原来不知道吗?!那你和他搭讪个鬼啊!!
当然这些是黄少天在内心咆哮的。
打火机的“咔嗒”声拉回了一点黄少天原本在脑海里狂奔的理智,他下意识凭着习惯抄起了沙发的靠垫敲了叶修道:“没看见我养着人鱼嘛知不知道人鱼多娇贵你这个不知道几块钱的香烟快给我收起来这里禁烟禁烟要抽自己滚去窗口。”
叶修这次竟然也没贫嘴,直接掐灭了烟,拿着灭了的烟头点了点正笑着微微仰头看着他们的人鱼道:“你小子赚大发了啊。”
“滚滚滚,谁说要卖了拿来赚钱啊我自己养着不成啊会说话就说话和这都没有关系行不行!”黄少天立马反驳,说不清为什么还有点担心地看了一眼叶修身边的人鱼,在发现他的文州似乎完全没有在意,依然笑得淡然后,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做了个深呼吸,黄少天绷了脸,摆出一副“孩子是时候告诉你了”的槽多无口表情后,才开口道:“对,他会说话而且有智商,叶修你说吧你想做什么。”
“呵。”叶修懒得看黄少天在那边演,勾了嘴角笑道,“那封口费请我吃顿饭呗。”
“吃吃吃,吃死你!先说好没钱请你出去吃,就这里还是我自己烧的你爱吃不吃。”黄少天不耐烦地摆摆手看起来巴不得叶修现在就走的样子。
“你见我挑过吃的没?真成炭的话容我考虑一个?”
“快滚本少爷做饭哪有那么糟糕叶修你真想吃碳我黄少天一定勉为其难成全你不过到时候锅子你来刷啊焦了的锅子特别难洗你知道不……”
“合着你果然烧过炭啊……”
“叶修你……!”
嘴炮归嘴炮,且不论嘴炮的结果赢还是输,黄少天还是拿了围裙自己跑进了厨房。
切了一半的菜,黄少天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客厅,叶修和人鱼正一起看着电视说些什么的样子。
炒了一半的菜,黄少天又忍不住回头瞄了一眼水池,叶修和人鱼靠一旁相谈甚欢的样子。
有那么合得来吗……黄少天撇了嘴,突然感觉眼前一亮脑门一热,赶忙回神一看,锅子……着了。
慌忙地丢下铲子拿了锅盖合上去灭了火,黄少天虽然没手忙脚乱但是手脚也不轻,叮铃哐啷一阵声响使得叶修和人鱼都抬了头看向了这边的动静。
“没……没事!我没事菜没事锅也没事你们别担心哈哈哈哈……”黄少天干笑着准备继续开火做饭,叶修在客厅里手作扩音器道:“要打119知会一声就行。”
“叶修你快点给我闭嘴想吃饭就老老实实待那里否则真的给你吃焦炭!”黄少天这么说着回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难免觉得自己刚刚的走神原因实在有点丢脸,特别是刚才看到叶修那意味深长的一笑更让人在意。
果然叶修这家伙太烦了。

不出意外的,叶修先是看到人鱼似乎也一起吃饭时在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后便是了然,而在吃了口黄少天做的菜后略带吃惊的表情,使得黄少天有点小得意。
只是叶修看了会儿黄少天,又看着他给人鱼夹菜,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继续吃了起来,黄少天看着叶修那勾着嘴角不明意义的笑容憋住了表情,却忍不住脸红到了耳根,越发觉得留他下来吃饭是个错误。
人鱼似乎并没有感到异样,一如平时地欣然地接受了黄少天的“服务”并送上感谢与夸赞。黄少天很喜欢看着人鱼享受食物的时候,会带着那么点小小满足的欣喜。原本黄少天不介意和人鱼稍稍分享一点这样的喜悦,多看看他这样淡淡的微笑,但是旁边坐着不知道刷了多少存在感的叶修,使得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多看人鱼几眼。
餐桌上的话题似乎延续了叶修之前和人鱼的对话,大概是关于电影的。黄少天对电影并没什么造诣,不外乎上档了什么知名的好莱坞大片儿的时候才会去看看,纯粹是凑热闹的,然后毫无意外地,叶修和人鱼在说的电影黄少天似乎听都没听说过。
插不上话的节奏让黄少天专心吃饭,一边不禁感叹着他的人鱼怎么那么厉害……然后黄少天停下了筷子,他突然意识到人鱼在平时似乎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大概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只能看看电影来打发着漫长的白日。
一时间的愧疚感就如同潮水一般淹没了黄少天,虽然真说起来这也并不能完全怪他。黄少天摸了摸鼻子,给人鱼多夹了点他爱吃的菜。

一顿饭吃完,黄少天收拾起了碗筷,叶修竟然站起身来说来帮忙。这位大爷平时能坐绝不站,能躺绝不立着,突然说要帮忙还真把黄少天惊得一愣,看着叶修真端了剩下的碟子跟着他到了厨房。
一进厨房叶修就关了门,黄少天把碗筷浸了水,回头问道:“你关门干嘛?”
叶修一靠门边,掏出了烟晃了晃:“抽根烟。”说着,打开了油烟机。
黄少天斜了他一眼,心道:“果然不是来帮忙的。”也就懒得再搭理他,只要不在客厅抽烟也就随便了。

“你喜欢那条人鱼?”
黄少天顿了下动作。
油烟机运作的声音有点吵,混着水流的声音也没有将这句话盖了一星半点,叶修的声音分毫不差地进了黄少天的耳朵后,又搅得他整个脑袋轰隆作响。
其实黄少天也并不是没有发现日渐变化的感情。
自从他看到这条人鱼到买下来再到发现他会说话最后一起生活的过程中,很多东西就像冬末初春依然被冰雪覆盖的大地,看上去依然白芒如初,而积雪的下面,早就有着什么东西在发芽,在根长,直到一天顶破了那覆盖的雪层的表象突然显现。
而契机,是那个原本无关爱情的拥抱。
在拥抱的时候,他竟然在想:想要更多的触碰……
这个念头的闪现让他突然觉得自己领悟到了什么,虽然他并不清楚这样的感情只是单纯的喜爱还是……爱情。而黄少天自己也不确定他会不会对另一个物种产生名为爱情特殊情感,也许黄少天内心并没有把人鱼,不对,把文州作为另一个物种。
而当他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其实只花了就那么一点的时间,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虽然黄少天也觉得他自己挺不可思议的。
但是黄少天觉得,他愿意就这么陪着他,陪着他的人鱼,他的文州。

黄少天有点意外叶修就这么看出来了,他闻言并没有立刻回头只是笑道:“当然喜欢。”而后甩了甩手上的水,拿了毛巾擦了下后才转过身,“怎么啦,对你亲爱的友人坠入爱河有什么意见吗?”
叶修却没对黄少天就这么坦荡感到意外,他很随意地吐了个不怎么圆满的烟圈,看着它在油烟机的工作下很快地变了形又消散了去,才看向了黄少天。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一条人鱼能活几年。”

=================
不出意外还有一两章完结!

评论 ( 6 )
热度 ( 10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