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泡沫的维护方法(09)

没有弃坑没有弃坑!

==========

关掉了水龙头后,除去水斗里还剩下的水缓缓顺着水管流下的声音,两个人之间更是安静,一时之间谁都没想开口。

叶修似乎也不着急,向后撑在了哪里之后就那么看着黄少天,继续一口一口抽起了烟。

他看到黄少天的眼神向厨房外飘忽了一瞬后再看向了他,才笑着开口道:“知道啊,很早就知道了。”


叶修点了点头,朝旁边的垃圾桶里抖了点烟灰。

黄少天也没想等他的回答,微微瞥开了眼继续道:“有些事情本来也就是那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

黄少天说着动作夸张地耸了耸肩,继续收拾了起来,不过嘴上也并没有停:“特别是……感情?咳,你别想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我这次可是很认真的。”

“文州真的很不一样。”虽然黄少天背对着他,叶修仍然没有漏了他嘴角的一丝笑意。

“每天和他在一起我都很高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在和他朝夕相处,感受着他的喜怒哀乐的时候,这和单纯的养了什么东西的感觉完全不同,当然对我来说文州根本就不是宠物,从来都不是……他有着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情感,我甚至可以和他交流他也都能理解,现在我们之间的沟通完全没有问题。我想不出任何他和人类划分开的方法,单纯从思想这种方面来说,他本就应该像其他的‘人’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叶修看着黄少天有点自顾自地说着,语速并没有往常那么快。

“他早就融入了我的生活,成为了不可割舍的一部分。”黄少天抬起了头,笑着对叶修说,“我想给他一切我能给的东西,这大概就是爱情?所以无论他是能活几年,还是几十年,又有什么关系?”

将这些话说出去了以后黄少天反而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直接说出来与在心里千回百转地绕着圈子相比的确是爽快了不少。也许黄少天自己内心中就隐隐期待着有这么一天能说说这些,这些掖着藏着放在深处的不能随意说的情感,并不是为了要被肯定什么,而是单纯的倾诉。


叶修垂了头,低低地笑了起来:“怎么?我就这么像法海,想着拆散你们小情侣吗?”

黄少天一下子没从内心真实独白模式切换回来,不免楞了下,先是为了刚刚的话红了脸,再虽没开口但是表情写满了“难道你不是吗?”最后看着叶修笑得越发肆无忌惮在一旁直抽抽恨不得拍一巴掌。

烟头朝着黄少一指,叶修继续笑道:“虽然没料到会听到你真情告白的,不过那什么?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

“别……别笑了啊!”黄少天看着那颤颤巍巍的烟头更想掐了它和它的主人。

“哥不就怕你被爱情迷了眼忘记残酷现实嘛。既然知道了也就行,我可没有棒打鸳鸯的癖好(?),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家老爷子。”

“这个我会好好解决的。”黄少天听至此,才皱了眉头。原本他就打算带着文州到各处去看看,但是假如不回去,这些事情根本做不到。不过无论是原本的家庭矛盾还是之后关于文州的事情,既然都是要解决的,那索性回去一起解决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然后这个注定是一件斗智斗勇的艰苦长征路啊,无论怎样都得好好计划一番……


“别愣着了啊,再不出去你家文州还以为你溺死在水斗里了。”

“你才溺死在水斗里了!”黄少天嘴上炸着毛,手上却是利索地拔剩下的碗筷放回了柜子。

“说起来你也应该放心,这么多年来也没听说过什么有智商的人鱼,你家文州既然这样特殊,没准儿连寿命也会是这样呢?”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再说了,怕什么呢,兄弟永远帮你啊。”

“谢谢……”虽然今天叶修的画风换了几次让人颇为需要反应时间,黄少天听了这话依然有点感动。

“谢谢这种话多说几次就不值钱了。”叶修说完就拉开厨房门迈了出去,尾音千回百转地喊了声“文州啊”,又跑去找人鱼搭话了。

看着叶修搭在水池外那种花花公子姿势,黄少天决定把这点小感动掐死在了发芽前。


送走了叶修以后黄少天忍不住瘫在沙发上重重地叹了口气。黄少天之前送他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了叶修,自己喜欢文州看起来有那么明显吗?叶修看了他一眼,摆出了他招牌的欠揍笑容,挑了嘴角道:“写满了想红烧水煮。”最后被黄少天一把推了出去关门送客。


但是叶修的这次的一番话也算是让黄少天不得不开始面对这个现实,而他也清楚自己原本是一直在极力地回避直面的问题。

也许是那个童话太过深入人心,连黄少天这种自诩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不免多想了那么一点儿。黄少天甚至梦见过好几次自己无力挽回,他的文州就在手边化作了泡沫,最后在被冷汗侵了背的凉意中惊醒。

黄少天也知道其实他的人鱼并不会变成泡沫,只是这种意象让人心情无法畅快。而真说起来他更像是拥有了这么一团的泡沫,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一一爆开,在空气中消失殆尽。

这简直不能更糟糕了。


人鱼看着他自己一个人苦闷的样子也没搭话,只是游了过去,靠在那边,用手指拨了拨黄少天软软趴在额前的碎发。

黄少天抽了抽鼻子,一把抓住了在他面前捣蛋的手:“别闹了啊,痒死了。”

人鱼被制止了动作也不尴尬,就那么歪着头看着他,道:“是叶修和你说了什么吗?”

看着人鱼清亮的眼神,微翘的嘴角,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从来就瞒不过他什么,自己就如对方瞳孔中映出来那样透彻好懂。握着他的手微微捏紧,黄少天思考着自己该说些什么,这种情况下失语对他来说毕竟是一件难得的事情。

下意识地抚过掌心顺着把玩至指腹,两只手之间的温差并不明显,但是黄少天总觉得对方的手有那么点凉,带着点让人在意的湿度。人鱼指间相连的薄膜让他无法做出双手交握的动作,黄少天干脆一把握了它,用指尖轻轻挠着人鱼的掌心。

人鱼没抽回手,也用手指刮了刮黄少天的手背,反而搞得黄少天有点痒痒的受不了,但是说不出是手背上的痒还是心头上的,就又把他手抓起来,亲了亲那捣乱的手指。人鱼的手指纤长白皙,指甲之前也被黄少天修剪得圆润整齐,这时对着自己的“杰作”,使得黄少天突然产生了点异样的满足感,忍不住咬在那指尖轻轻地用牙齿磨了磨。

动作到了一半,黄少天不免一愣,虽说确认自己喜欢文州已是很久,但是之前肢体接触都仅仅止于拥抱,今天不知怎么的就直接又亲又咬的……黄少天偷偷地抬了抬眼想看看文州的反应,没料到正好直直地撞进了他的视线,跌进了他的眼里。


移不开眼,也根本不想移开。


人鱼再次伸出手,抚上了黄少天的脸颊。黄少天无法不在意人鱼的动作,这使得手指划过脸侧皮肤手指的轻柔动作,都像是种了一排的火星,带起的一层颤栗。

人鱼托着黄少天的脸,探了探身子,亲了上去。


评论 ( 15 )
热度 ( 10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