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mar的存档点

准备用来存文了。wamar=大概做不到,这里就存文,大号发图吧❀

© wamar的存档点
Powered by LOFTER

[卢喻]野狼的嚎叫(end)

奇幻十五题目之十一 野狼的嚎叫

喻队生日快乐啊!

 

=========

当天边卷起了金红色的火烧云的时候,索克萨尔只能苦笑了一下,看来今天是来不及赶到下一个城镇了。
果然是在冰雾森林里被纠缠得有点久呢,虽然森林大概并不是故意的。索克萨尔这样想着。


索克萨尔是个精灵。
要问整个格劳瑞大陆上哪个种族备受自然之力的宠爱的话,那无疑答案就是精灵。只要是有着魔力流动的,即有着自己意识的魔法森林,都会希望能和精灵居住在一起,假如能听听心爱的精灵唱唱歌那就再好不过啦——即使是索克萨尔那样信奉暗夜之神,研习着死灵法术的精灵也不例外。


冰雾森林的四周围了一圈冒着泡泡的沼泽,弥漫着黑团团的瘴气,也许是这种并不那么友好的姿态使得它在布鲁瑞茵的北边孤寂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那么久的沉寂之后迎来了难得的客人,而且还是一个精灵,这使得年岁其实并不小的森林压抑不住那一点儿的雀跃,以至于当索克萨尔踏入森林的那一刻就感到了一丝异样,连他脚下的混杂着银白色霜苔并不密集的杂草都显得挺直了腰杆,充满了活力。
一开始索克萨尔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他没法立马想到这是一个来自森林的欢迎,毕竟这样一个充满魔法波动,多年无人问津的黑暗森林的脾性根本无从可考,保不准它其实看上了旅行者的血肉和包裹于其下的灵魂与魔力,而这种邪恶森林的数量也从来不是少数。
当几条藤蔓从树上垂下,慢悠悠伸过来时候,索克萨尔握紧了手里的法杖,心里默念了咒语,藤蔓似乎察觉了细微的魔法波动停了下来——毕竟整个森林都是它的领域,任何角落都瞒不过它的眼睛。
停下的藤蔓左右摆了一下,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探了过来,那种有点楚楚可怜的架势使得索克萨尔并没有立即抛出咒语,就看着它颤颤巍巍地伸到自己的面前,再停顿了一会儿,开了一朵蓝白色的小花。
索克萨尔看着蓝白色的小花楞了一下,才领会了它的意思,笑着亲了一下花瓣接受了它们的欢迎。藤蔓扭了一下便缩回了树上,转眼开了一小片那种蓝白色的花朵。


之后的事情当然很顺利,原本索克萨尔也只是想在冰雾森林里寻找一种那里独有的晶矿而已,森林饶有兴致地在他走过的地方都开了星星点点的小野花,在光线不怎么明朗的森林深处,幽白色的花朵在雾气氤氲中被打了一层柔光一般,像星辰掉落在了这里留下的碎屑,撒了整整一路。
于是在发现他很快就准备离开时,森林闹了点小脾气,开了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大约是埋下了几个幻术那种程度恶作剧。
其实对于索克萨尔来说,破坏这种程度的幻术和酿制果酒一样简单(每个精灵都擅长制作好喝的果酒),但是他并不打算用法术,因为死灵术士的法术都有点粗暴和凶残,无论是撕裂和侵蚀都免不了会伤了这个对自己展现了足够友好的森林。他只能充满耐心地走在森林的幻境里,寻找幻术与现实的接缝,这就和在玩捉迷藏一样,一点点摸索过去,找到了躲藏起来的玩伴,就能结束的游戏。
然而这的确花了不少的时间。

 


魔法的波动惊动了本就浅眠的精灵,醒的时候,索克萨尔思考着也许他应该在森林留宿一晚,森林一定不介意他借用一块柔软的草地或者一个空置的树洞。
总比……露宿在平原上好了许多。
太阳消失在西面的地平线后,黑暗迅速地吞噬了夜幕,并开始能听到不明生物与野兽从远方传来的叫声与奇怪的动静。
原本趁着天色还能看清四周情况时,埋下的触发型的魔法结界与瞬发卷轴,待他起身的时候,竖起的魔法结界已然出现在剧烈冲击下导致的蜘蛛网型裂缝。
还不等索克萨尔有什么动作,又一次的物理冲撞使得整个保护屏障瞬间碎裂,细小的碎片闪着光,不消多时便在空气中成为粉末散去。
这种力量肯定不是普通的野兽与低级的魔兽了,索克萨尔后退了一步,撕开了提升身体素质的卷轴,默念了咒语,在自己和不明的攻击者之间划了一道鬼影之壁后水平发出一排扇形的诅咒之箭一阻来敌的脚步。然而不明的魔兽显然比索克萨尔所想的灵敏了很多,鬼影之壁所造成的视线遮蔽并没有使它一时大意而被诅咒之箭而击中。
它高高地跃起,身形矫健地跳过了索克萨尔的攻击,甚至越过了火堆落在了另一个对角,与索克萨尔隔着火堆相望。
一瞬间诡异的静止,野兽的呼吸声和火焰灼烧木柴的噼啪声提醒着这不是什么时间停滞,而索克萨尔才看清袭击自己是个什么物种。


竟然是狼。
一人高的灰狼压低着身体嘶着利牙,摆着攻击的姿势,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猎物,皮毛在夜色与火光的映照下反出一种钝色的铁灰,冰冷而锋利。
灰狼向前踏了一步,发出了拖得长长的嚎叫声,覆盖了整个空旷的平原,最后消散在空气里。
索克萨尔顿觉不妙,狼可是群居的生物,就算是魔狼也不会例外,而这声狼嚎无疑会招来更多的同伴对他发起攻击。
“冰狼吗……”索克萨尔自言自语了句,立马放出了切割术,切开了火焰直直朝灰狼飞了过去。
只是一头冰狼的话还不足为惧,作为一个高阶的死灵术士,对付一头冰狼就如同解决下午茶的小甜饼一样,而一个族群的冰狼就不会那么轻松愉快了。在不知道它会招来多少的同伴之前,重新构筑一个防御魔法显得重要了起来,索克萨尔放出切割术以后他迅速撒下了瞬间移动的药水,毕竟现在可不是需要节省的时候了。
在四周点下了几个触发式的咒术后,索克萨尔后退几步,吟唱起了混乱之雨。大范围的牵制法术吟唱的时间也需要得比较久,目的也只是为了让冰狼不要直线冲来,但是争取来的时间就会足够他吟唱后续的攻击咒术。


淅淅沥沥的雨点饱含着诡异的魔法波动随着咒语的完成在四周落下,冰狼发出声声低吼,一下下地刨着土并不敢靠近,焦躁地在边缘绕着圈,野性的直觉告诉它这一定不是平时甘甜的雨露。
带着兜帽的术士没有被雨水影响分毫。他平举起法杖,用着动听的声音吟唱起了冗长晦涩的咒语,优美得像在给信仰的圣灵献上一首赞美诗。
虽然事实正好相反。
术士的周身绕起暗色的火焰,地面上刻出血色的咒痕印记,当镶嵌着海蓝色宝石的手杖带着暗紫色光芒落下的时候,半透明的灵魂带着青绿色的火焰一窜而出,发出了怪笑向魔狼直直冲去。土壤中伸出森白的手骨,曾经安眠与此地骁勇的战士相应了召唤,虽然被岁月侵蚀了血肉,其白骨依然完整,在碰撞的咔咔声中挣扎地爬出,向魔狼发起攻击。
死灵术士的军团就此诞生,在枯槁与荒芜中诞生的邪恶,并伴随着无边的绝望和卓越的战力。
冰狼即使能够一口咬碎骷髅战士的手臂,一爪打散它们的脊椎,也摆脱不了鬼影的纠缠,何况散架的骨头在术士的催使下,不多时又能恢复完整再次举起战刀。
在白骨与鬼影的掩护下,死灵术士弯起了嘴角,在冰狼的位置投下了六芒星牢,为这个突如其来战斗划上了一个短暂的句号。

 


索克萨尔有点庆幸原本担心中的狼群并没有出现,他走到被术法拘禁的冰狼前,蹲下了身。此时冰狼的身体已恢复成普通野狼的大小,甚至还比普通的野兽小上了那么一圈,只是魔兽的眼神依然凶狠,并不服气地喘着粗气。
索克萨尔皱着眉头看了它一会儿,褪下了手套,有点不确定地伸出手。冰狼紧盯着靠近的手指,虽然在术士的操控下,它的四肢包括头颅都没法动上一寸,从喉咙发出的低吼威胁却响了几分。索克萨尔无视了如此赤裸裸的敌视,一把托住了灰狼的长吻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冰狼不耐烦地呼着气,随时都想咬上一口的样子,可惜精灵术士的法术并不打折扣,自它被压制住的那一刻起,就没得到过自己身体一瞬的控制权,连抬头看一眼罪魁祸首的术士都不能。甚至被术士掰开了嘴,冰狼发出呜呜的声音却没法做出任何抵抗。
“果然……”术士在看了冰狼的牙齿后,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拿了法杖在冰狼的额头上点了点。
“噗”地一声,冰狼就和缩了水一般,变成了只有两个手掌大小的毛团,惊慌失措地在术士的手里发出幼犬一般的呜咽声。
禁锢的法术早已撤去,索克萨尔抱起小小一团的幼狼,看着它努力做出的凶恶神情,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幼狼头顶看起来细细软软的绒毛。
“是饿了吗?”索克萨尔翻出了干粮里的肉干,在幼狼眼前晃了晃。
看到幼狼忍不住伸出了爪子,索克萨尔笑了笑,把它放了下来,又塞了一点野酸莓的果干。
“你叫什么?似乎是很纯正的血统呢,那么强的魔法应该已经会说话了吧?”
幼狼埋着头啃着食物。
“成年的冰狼可不是那个样子的,我大概见过冰狼王。”
见幼狼抖了抖耳朵,索克萨尔继续道:“成年的冰狼的皮毛应该是银白色的,就和寒风中的冰霜的颜色一样,但是比冰锥看起来更锋利……”
不知不觉中,幼狼停止了进食的动作,它装作不经意地认真听起了术士的话,一些关于冰狼在北方的传闻和一些相关的见闻,还听术士曾经在机缘巧合下被冰狼王救下了一命的时候,还有点得意地扫了几下尾巴,不料只来得及挣扎下短短又毛茸茸的四肢又被术士抱到了怀里。
幼狼抬了脑袋,正对着索克萨尔温柔的微笑,原本隐匿在兜帽阴影下的容貌使它有点愣地动了动前爪,竟然是一个精灵。
它忍不住看着精灵依然躲藏在兜帽里尖尖的耳朵,有点好奇地推了推前爪。
精灵术士看着它楞楞的反应觉得挺有意思,摘下了宽大的兜帽。
“现在你愿意告诉我名字了吗?”


“……流云。”

 


==========


“索尔索尔!我想去太尼格瑞斯那边!据说之后会有剑术大赛,我想去试试好不好!”
少年一下子扑在了术士的背后,用脑袋蹭着术士的长袍撒起娇来。
术士含着笑把少年从后面拉到身前,看着他额前被蹭得有点翘起得的头发,顺了顺又忍不住揉了揉他在阳光下淡金色柔软的头发。
少年有点享受地眯了眼睛,顺手又抱住了索克萨尔,把自己整个脸都埋在了术士袍里,发出闷闷的声音:“索尔你还没说好呢,同意嘛!你之前也说我剑术进步很大了!”
“我也没有说不同意?”
少年扬起脸,湖蓝色的眼眸亮晶晶的,笑得和小太阳一样:“我就知道索尔最好了!”说着勾住术士的脖子,踮起脚在他侧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不过之前听说的莱特宁的森林有冰狼族群出没的迹象不打算去确认一下了吗?”术士摸着下巴道。
“之后再去也不迟啊!先到太尼格瑞斯再绕过去吧!也没有绕很远的路啦!”少年拽着术士的手甩了甩。
“嗯,也可以吧。”
得到了索克萨尔首肯后,少年欢呼一声,啪嗒啪嗒向前跑了去,站在路牌旁说:“西边西边!往西!”
见到术士不紧不慢地走着少年又呼啦啦地跑回去抓住了他的手跑了几步。
“流云,慢点,剑术大赛还有几天才开吧。“术士又慢下脚步,”说起来,你已经不着急去寻找族群了吗?”
“嗯……”少年用脚尖扒拉了几下边缘翻出黄色的杂草,背对着索科萨尔,转了转眼睛才回身道:“主要我现在有点饿了呀,我们快点去那个镇子好不好?”说着抱了术士的手臂,粘着蹭了几下。


少年想着大概他不会告诉那个精灵术士,他早就不在意能不能找到族群,只想和他待在一起了吧。

 -end-

评论
热度 ( 68 )
TOP